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7部:大結局 第五章 算賬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最先處理的,是魏忠賢的家屬,比如他侄子魏良卿,屁都不懂的蠢人,也封到公爵了(寧國公),還有客氏的兒子候國興(錦衣衛都指揮使),統統拉出去剁了。

  接下來,是他的親信太監,畢竟大家生理結構相似,且狼狽為奸,算半親戚,優先處理。

  這撥人總共有四個,分別是司禮監掌印太監王體乾,秉筆太監李永貞、李朝欽、劉若愚。

  作為頭等罪犯,這四位按說都該殺頭,可到最后,卻只死了兩個,殺了一個。

  第一個死的是李朝欽,他是跟著魏忠賢上吊的,并非他殺,算自殺。

  唯一被他殺的,是李永貞。其實這位兄弟相當機靈,早在九月底,魏公公尚且得意的時候,他就嗅出了風聲,連班都不上了,開始在家修碉堡,把院子封得嚴嚴實實,只留小洞送飯,每天窩在里面,打死也不出頭。

  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李永貞沒有看到勝利的一天,到了十月底,他聽說魏忠賢走人了,頓時大喜,就把墻拆了,出來放風。

  剛高興幾天,又聽到消息,皇帝要收拾魏公公了,慌了,再修碉堡也沒用了。

  于是他使出了絕招——行賄。

  當然,行賄崇禎是不管用的,他拿出十余萬兩銀子(以當時市價,合人民幣六千萬至八千萬),送給了崇禎身邊的貼身太監,包括徐應元和王體乾。

  這兩人都收了。

  不久后,他得到消息,徐應元被崇禎免了,而王體乾把他賣了。

  在名列死亡名單的這四位死太監中,最神秘的,莫過于王體乾了。

  此人是魏忠賢的鐵桿,害死王安,迫害東林黨,都有他忙碌的身影,是閹黨的首腦人物。

  但奇怪的是,當我翻閱幾百年前那份閹黨的最終定罪結果時,卻驚奇地發現,以他的豐功劣跡,竟然只排七等(共有八等),罪名是諂附擁戴,連罰款都沒交,就給放了。

  伺候崇禎十幾年的徐應元,光說了幾句話,定罪比他還高(五等),這個看上去很難理解的現象,有一個簡單的答案:王體乾叛變了。

  據史料分析,王體乾可能很早就“起義”了,所以一直以來,崇禎對魏忠賢的心理活動、斗爭策略都了如指掌,當了這么久臥底,也該歇歇了。

  所以他錢照收,狀照告,第二天就匯報了崇禎,李永貞得知后,決定逃跑。

  跑吧,大明天下,還能跑去非洲不成?

  十幾天后,他被抓捕歸案。

  進了號子,李太監還不安分,打算自殺,他很有勇氣地自殺了四次,卻很蹊蹺地四次都沒死成,最后還是被拉到刑場,一刀了斷。

  名單上最后一位,就是劉若愚了。

  這位仁兄,應該是最有死相的,早年加入閹黨,一直是心腹,壞事全干過,不是臥底,不是叛徒,坦白交代,主動退贓之類的法定情節一點沒有,不死是不可能的。

  可他沒死。

  因為劉若愚雖然罪大惡極,但這個人有個特點:能寫。

  在此之前,閹黨的大部分文件,全部出于他手,換句話說,他算是個技術人員,而且他知道很多情況,所以崇禎把他留了下來,寫交代材料。劉太監很敬業,圓滿地完成了這個任務,他所寫的《酌中志》,成為后代研究魏忠賢的最重要史料。

  只要仔細閱讀水滸傳,就會發現,梁山好漢們招安后,宋江死了,最能打的李逵死了,最聰明的吳用也死了,活下來的,大都是身上有門手藝的,比如神醫安道全之流。

  以上事實清楚地告訴我們,平時學一門技術是多么的重要。

  處理完人妖后,接下來的就是人渣了,主要是“五虎”和“五彪”。

  五虎是文臣,分別是(排名分先后):兵部尚書崔呈秀、原兵部尚書田吉、工部尚書吳淳夫、太常寺卿倪文煥、副都御史李燮龍。

  五彪是武官,分別是:左都督田爾耕、錦衣衛指揮許顯純、都督同知崔應元、右都督孫云鶴、錦衣衛僉事楊寰。

  關于這十個人,就不多說了,其光輝事跡,不勝枚舉,比如田爾耕,是迫害“六君子”的主謀,并殺害了左光斗等人,而許顯純大人,曾親自把釘子釘進楊漣腦門。用今天的話說,足夠槍斃幾個來回。

  因為此十人一貫為非作歹,民憤極大,崇禎下令,將其逮捕,送交司法部門處理。

  經刑部、都察院調查,并詳細會審,結果如下:

  崔呈秀已死,不再追究,其他九人中,田爾耕、許顯純曾參與調查楊漣、左光斗等人的罪行,結果過失致人死亡,入獄,剩余七人免官為民,就此結案。

  這份判決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恬不知恥崇禎很不滿意,隨即下令,再審。

  皇帝表態,不敢怠慢,經過再次認真細致的審訊,重新定罪如下:

  以上十人,除崔呈秀已死外,田爾耕、許顯純因為過失致人死亡,判處死緩,關入監獄,其余七人全部充軍,充軍地點是離其住處最近的衛所。

  鑒于有群眾反應,以上幾人有貪污罪行,為顯示威嚴,震懾罪犯,同時處以大額罰款,分別是倪文煥五千兩,吳淳夫三千兩,李燮龍、田吉各一千兩。結案。

  報上去后,崇禎怒了。

  拿釘子釘耳朵,打碎全身肋骨,是過失致人死亡,貪了這么多年,只罰五千、三千,你以為老子好糊弄是吧。

  更奇怪的是,案子都判了,有些當事人根本就沒到案,比如田吉,每天還出去遛彎,十分逍遙。

  其實案子審成這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審訊此案的,是刑部尚書蘇茂相,都察院左都御史曹思誠。

  蘇茂相是閹黨,曹思誠也是閹黨讓閹黨審閹黨,確實難為他了。

  憤怒之余,崇禎換人了。他把查處閹黨的任務交給了吏部尚書王永光。

  可王永光比前兩位更逗,命令下來他死都不去,說自己能力有限,無法承擔任務。

  很不湊巧,王永光同志雖然不是閹黨,也不想得罪閹黨。

  按蘇茂相、曹思誠、王永光以及無數閹黨們的想法,形勢是很好的,朝廷內外都是閹黨,案子沒人敢審,對五虎、五彪的處理,可以慢慢拖,實在不行,就判田爾耕和許顯純死刑,其他的人能放就放,不能放,判個充軍也就差不多了。

  沒錯,司法部長、監察部長、人事部長都不審,那就只有皇帝審了。

  幾天后,崇禎直接宣布了對五虎五彪的裁定,相比前兩次裁決,比較簡單:

  田吉,殺!吳淳夫,殺!倪文煥,殺!田爾耕,殺!許顯純,殺!

  崔應元,殺!孫云鶴,殺!楊寰,殺!李燮龍,殺!

  崔呈秀,已死,挖出來,戳尸!

  以上十人,全部抄家!沒收全部財產!

  什么致人死亡,什么入獄,什么充軍,還他娘就近,什么追贓五千兩,都去死吧!

  曹思誠、蘇茂相這幫等閹黨本來還有點想法,打算說兩句,才發現,原來崇禎還沒說完。

  “左都御史曹思誠,閹黨,免職查辦!”

  “刑部尚書蘇茂相,免職!”

  跟我玩啊,玩死你們!

  隨即,崇禎下令,由喬允升接任刑部尚書,大學士韓曠、錢龍錫主辦此案,務必追查到底,寧可抓錯,不可放過。

  挑出上面這幾個人辦事,也算煞費苦心,喬允升和閹黨向來勢不兩立,韓曠這種老牌東林黨,不往死里整,實在對不起自己。

  徹底掃蕩,一個不留!

  幾天過去,經過清查,內閣上報了閹黨名單,共計五十多人,成果極其豐碩。

  然而這一次,崇禎先更為憤怒,他當即召集內閣,嚴厲訓斥:人還不夠數,老實點!

  大臣們都很詫異,都五十多了,還不夠嗎?

  既然皇上說不夠,那就再撈幾個吧。

  第二天,內閣又送上了一份名單,這次是六十幾個,該滿意了吧。

  這次皇帝大人沒有廢話,一拍桌子:人數不對,再敢糊弄我,以抗旨論處!

  崇禎是正確的,內閣的這幾位仁兄,確實糊弄了他。

  雖然他們跟閹黨都有仇,且皇帝支持,但閹黨人數太多,畢竟是個得罪人的事,閹黨也好,東林黨也罷,不過混碗飯吃,何必呢?

  不管了,接著糊弄:

  “我們是外臣,宮內的人事并不清楚。”

  崇禎冷笑:

  “我看不是不知道,是怕得罪人吧!(特畏任怨耳)”

  怪事,崇禎初來乍到,他怎么知道人數不對呢?

  崇禎幫他們解開了這個迷題。

  他派人抬出了幾個包裹,扔到閣臣面前,說:

  “看看吧。”

  打開包裹的那一刻,大臣們明白,這次賴都賴不掉了。

  包裹里的,是無數封跟魏忠賢勾搭的奏疏,很明顯,崇禎不但看過,還數過。

  混不過去,只能玩命干了。 就這樣,自天啟七年(1627)十二月,一直到崇禎元年(1628)三月,足足折騰了四個月,閹黨終于被徹底整趴下了。

  最后的名單,共計二百六十一人,分為八等。

  特等獎得主兩人,魏忠賢,客氏,罪名:首逆,處理:凌遲。

  一等獎得主六人,以崔呈秀為首,罪名:首逆同謀,處理:斬首。

  二等獎得主十九人,罪名:結交近侍,處理:秋后處決。

  三等獎得主十一人,罪名:結交近侍次等,處理:流放此外,還有四等獎得主(逆孽軍犯)三十五人,五等獎得主(諂附擁戴軍犯)十六人,六等獎得主(交結近侍又次等)一百二十八人,七等獎得主(祠頌)四十四人,各獲得充軍、有期徒刑、免職等獎勵。

  以上抽獎結果,由大明北京市公證員朱由檢同志公證,有效。

  對此名單,許多史書都頗有微辭,說是人沒抓夠,放跑了某些閹黨,講這種話的人,腦袋是有問題的。

  我算了一下,當時朝廷的編制,六部只有一個部長,兩個副部長(兵部有四個),每個部有四個司(刑部和戶部有十三個),每個司司長(郎中)一人,副司長(員外郎)一人,處長(主事)兩人。

  還有大衙門都察院,加上各地御史,才一百五十人,其余部門人數更少,總共(沒算地方政府)大致不會超過八百人。

  人就這么多,一下子刨走兩百六十多,還不算多?

  其實人家也是有苦衷的,畢竟魏公公當政,不說幾句好話,是混不過去的,現在換了領導,承認了錯誤,也就拉倒了吧。

  然而崇禎不肯拉倒,不只他不肯,某些人也不肯。

  這個某些人,是指負責定案的人。

  大家在朝廷里,平時你來我往,難免有點過節,現在筆在手上,說你是閹黨,你就是閹黨,大好挖坑機會,不整一下,難免有點說不過去。

  比如大學士韓曠,清查閹黨毫不積極,整人倒是毫不含糊,罵過魏公公的,不一定不是閹黨,罵過他的,就一定是閹黨,寫進去!

  更搞笑的是,由于人多文書多,某些兄弟被擺了烏龍,明明當年罵的是張居正,竟然被記成了東林黨,兩筆下去就成了閹黨,只能認倒霉。

  此外,在這份名單上,還有幾位有趣的人物,比如那位要在國子監里給魏公公立牌坊的陸萬齡同學,屁官都不是,估計連魏忠賢都沒見過,由于風頭太大,竟然被訂為二等,跟五虎五彪一起,被拉出去砍了。

  那位第一個上疏彈劾魏公公的楊維垣,由于舉報有功,被定為三等,拉去充軍。

  而在案中扮演了滑稽角色的陳爾翼、楊所修,也沒能跑掉,根據情節,本來沒他們什么事,鑒于其雙簧演得太過精彩,由皇帝特批六等獎,判處有期徒刑,免官為民。

  復仇總體說來,這份名單雖然有點問題,但是相當湊合,弘揚了正氣,惡整了惡人,雖然沒有不冤枉一個好人,也沒有放過大多數壞人,史稱“欽定逆案”。

  其實崇禎和魏忠賢無仇,辦案子,無非是魏公公擋道,皇帝看不順眼,干掉了。

  但某些人就不同了。干掉是不夠的,死了的人挫骨揚灰,活著的人趕盡殺絕,才算夠本!

  黃宗羲就是某些人中的優秀代表。

  作為“七君子”中黃遵素的長子,黃宗羲可謂天賦異稟,不但精通儒學,還懂得算術、天文,據說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沒有他不知道的,被稱為三百年來學術之集大成者,與顧炎武、王夫之并稱。

  更讓人無語的是,黃宗羲還懂得經濟學,他經過研究發現,每次農業稅法調整,無論是兩稅法還是一條鞭法,無論動機如何善良,最終都導致稅收增加,農民負擔加重,換句話說,不管怎么變,最終都是加。

  這一原理后被社科院教授秦暉總結,命名為“黃宗羲定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經過調研,采納這一定律,于2006 年徹底廢除了農業稅,打破了這個怪圈。

  善莫大焉。

  但這四個字放在當時的黃宗羲身上,是不大恰當的,因為他既不善良,也不大度。

  當時恰好朝廷審訊許顯純,要找人作證,就找來了黃宗羲。

  事情就是這么鬧起來的。

  許顯純此人,說是死有余辜,還真是有余辜,拿錘子砸人的肋骨,用釘子釘人耳朵,釘人的腦袋,六君子、七君子,大都死在他的手中,為人惡毒,且有心理變態的傾向。

  此人向來冷酷無情,沒人敢惹,楊漣如此強硬,許先生毫不怯場,敢啃硬骨頭,親自上陣,很有幾分硬漢色彩。

  但讓人失望的是,輪到這位變態硬漢入獄,當場就慫了,立即展現出了只會打人,不會被人打的特長。

  他全然沒有之前楊漣的骨氣,別說拿釘子頂腦門,給他幾巴掌,立馬就暈,真是窩囊死了。

  值得慶幸的是,崇禎的監獄還比較文明,至少比許顯純在的時候文明,打是打,但錘子、釘子之類的東西是不用的,照此情形,審完后一刀了事,算是便宜了他。

  但便宜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審訊開始,先傳許顯純,以及同案犯“五彪”之一的崔應元,然后傳黃宗羲。

  黃宗羲上堂,看見仇人倒不生氣,表現得相當平靜,回話,作證,整套程序走完,人不走。

  大家很奇怪,都看著他。

  別急,先不走,好戲剛剛開場。

  黃宗羲來的時候,除了他那張作證的嘴外,還帶了一件東西——錐子。

  審訊完畢,他二話不說,操起錐子,就奔許顯純來了。

  這一刻,許顯純表現出了難得的單純,他不知道審案期間拿錐子能有啥用,只是呆呆地看著急奔過來的黃宗羲,等待著他的答案。

  答案是一聲慘叫。

  黃宗羲終于露出了猙獰面目,手持錐子,瘋狂地朝許顯純身上戳,而許顯純也不愧孬種本色,當場求饒,并滿地打滾,開始放聲慘叫。

  許先生之所以大叫,是有如意算盤的:這里畢竟是刑部大堂,眾目睽睽之下,難道你們都能看著他毆打犯人嗎?

  答案是能。

  無論是主審官還是陪審人員,沒有一個人動手,也沒有人上前阻攔,大家都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黃宗羲不停地扎,許顯純不停地喊,就如同電視劇里最老套的臺詞:你喊吧,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

  因為所有人都記得,這個人曾經把鋼釘扎進楊漣的耳朵和腦門,那時,沒有人阻止他。

  但形勢開始變化了,許顯純的聲音越來越小,鮮血橫流,黃宗羲卻越扎越起勁,如此下去,許先生被扎死,黃宗羲是過癮了,黑鍋得大家背。

  于是許顯純被拉走,黃宗羲被拉開,他的錐子也被沒收。

  審完了,仇報了,氣出了,該消停了。

  黃宗羲卻不這么認為,他轉頭,又奔著崔應元去了。

  其實這次審訊,崔應元是陪審,無奈碰上了黃惡棍,雖然沒挨錐子,卻被一頓拳打腳踢,鼻青臉腫。

  到此境地,主審官終于認定,應該把黃宗羲趕走了,就派人上前把他拉開,但黃宗羲打上了癮,被人拉走之前,竟然抓住了崔應元的胡子,活生生地拔了下來!

  當年在獄中狂施暴行的許顯純,終于嘗到了暴行的滋味,等待著他的,是最后的一刀。

  什么樣的屠夫,最終也只是懦夫。

  如許顯純等人,都是欽定名單要死的,而那些沒死的,似乎還不如死了的好。

  比如閹黨骨干,太仆寺少卿曹欽程,好不容易撿了條命,回家養老,結果所到之處,都是口水(民爭唾其面),實在呆不下去,跑到異地他鄉買了個房子住,結果被人打聽出來,又是一頓猛打,趕走了。

  還有老牌閹黨顧秉謙,家鄉人對他的感情可謂深厚,魏忠賢剛倒臺,人民群眾就沖進家門,燒光了他家,顧秉謙跑到外地,沒人肯接待他,最后在唾罵聲中死去。

  而那些名單上沒有,卻又應該死的,也沒有逃過去。比如黃宗羲,他痛毆許顯純后,又派人找到了當年殺死他父親的兩個看守,把他們干掉了。

  大明是法制社會,但凡干掉某人,要么有司法部門批準,要么償命,但黃宗羲自己找人干了這倆看守,似乎也沒人管,真是沒王法了。

  黃宗羲這么一鬧,接下來就熱鬧了,所謂“六君子”、“七君子”,都是有兒子的。

  先是魏大中的兒子魏學濂上書,要為父親魏大中伸冤,然后是楊漣的兒子楊之易上書,為父親楊漣伸冤,幾天后,周順昌的兒子周茂蘭又上書,為父親周順昌伸冤。

  順便說一句,以上這幾位的上書,所用的并非筆墨,而是一種特別的材料——血。

  這也是有講究的,自古以來,但凡奇冤都寫血書,不用似乎不夠分量。

  但崇禎同志就不干了,拿上來都是血跡斑斑的東西,實在有點發怵,隨即下令:你們的冤情我都知道,但上奏的文書是用墨寫的,用血寫不和規范,今后嚴禁再寫血書。

  但他還是講道理的,崇禎二年(1629)九月,他下令,為殉難的東林黨人恢復名譽,追授官職,并加封謚號。

  楊漣得到的謚號,是忠烈,以此二字,足以慨其一生。

  至此,為禍七年之久的閹黨之亂終于落下帷幕,大明有史以來最強大,最邪惡的勢力就此倒臺。縱使它曾驕橫一時,縱使它曾不可一世。

  遲來的正義依然是正義。

  在這個世界上,所謂神靈、天命,對魏忠賢而言,都是放屁,在他的身上,只有一樣東西——迷信。

  不信道德,不信仁義,不信報應,不信邪不勝正。

  迷信自己,迷信力量,迷信權威,迷信可以為所欲為,迷信將取得永遠的勝利。

  而在遍覽史書十余載后,我信了,至少信一樣東西——天道。

  自然界從誕生的那刻起,就有了永恒的規律,春天成長,冬天凋謝,周而復始。

  人世間也一樣,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規則恒久不變,是為天道。

  在史書中無數的尸山血河、生生死死背后,我看到了它,它始終在那里,靜靜地注視著我們,無論興衰更替,無論歲月流逝。

  它告訴我,在這個污穢、混亂、骯臟的世界上,公道和正義終究是存在的。

  天道有常,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恒久不變。

下一章:
上一章:

96 條評論 發表在“第7部:大結局 第五章 算賬”上

  1. zero says:

    還不夠大快人心。那些惡人應該死的比好人更慘上很多倍才算是天道吧。

  2. wangmengv says:

    天佑中華,多難興邦

  3. 云飛揚 says:

    天道常存

  4. 云飛揚 says:

    天理循環

  5. 心靈的港灣 says:

    該來的總歸會來的

  6. 多情人,無情劍 says:

    斬盡奸邪!復我中華之傳統:儒、法;孔、孟、韓非。

  7. zjdgdcz says:

    公道自在人心

  8. lmr says:

    惡人終于有惡報!只是逝去的人再也回不來

  9. 朱重八 says:

    三萬,殺殺殺

  10. qq:1213627383 says:

    閹黨終于被KO了,大快人心~~~

  11. 匿名 says:

    hao a

  12. 后來觀望者 says:

    禍起閹黨,明亡之最,華夏之殤。

  13. 一休 says:

    寫的不怎樣,評論中托很多

  14. 匿名 says:

    做成人棍在凌遲

  15. 黃宗羲 says:

    看來你不懂經濟

  16. 天道 says:

    本篇寫的很差,派流水帳而已,大失作者水準,不知為何?

  17. 路途 says:

    現在社會什么時候能出現把貪官污吏一掃光的情景

  18. 老楊先生 says:

    明月先生 你把扎狗日的許顯純那錐子改成帶倒刺的鐵釘 全國人民不會說你篡改歷史

  19. 雪浴心原 says:

    殺人償命這種理賠方案我覺得合法合情合理,但有失公允.公正在于受害人不能失望,但實施傷害人也不能絕望.甲合法所得銀子100兩,乙受天災為生活所迫江湖救急借甲銀子60兩,不料丙知道乙身上揣有銀子后動邪念將銀子偷走.原來丙嗜賭,欠下賭60兩,賭場委托丁收賬連本帶利100兩,丙在生活無望中犯下此錯并花費的所剩無幾.案發,乙將丙告上官府,贓款已不復存在.如果遇到這種案情,以前看電視中不少清官公正的官都會判乙可憐,丙罪有應得但交不起罰款家產充公人入獄,甲獲得乙財產抵債(如天災后無財產將獲得勞工乙并成立若干年雇傭關系),案子貌似與丁無關,只是受委托收賬并獲勞動所得40兩.不知道我這樣判決大家有什么想法?

  20. 雪浴心原 says:

    變異一:調查發現甲為賭場所有人.
    變異二:甲喜從天降,生得一子,但無力撫養,對判決不滿,不承認雇傭關系,只想追回債款.
    不管案情是否發展,似乎以前看到丙秋后斬的處理情況.但從現有理賠方案看,不管怎么處理,都將使乙陷入絕望.不管是否變異,怎么變異,涉案人只有甲乙丙…
    貌似說的有點多了,也跑的遠了,就此打住

  21. 青竹 says:

    老楊先生你太狠了,應該仁慈一點,比如應把鐵釘改為倒刺,再在上面加點鹽,這樣全國人民是不會反對地。還有閹黨的所有人都該殺,當初在黑暗與光明之中,他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黑暗,饒了他們這些人下次還會這樣,還不如早早預防。

  22. 黃宗羲 says:

    我當年就該把錐子釘你他腦袋里!

  23. 匿名 says:

    真沒想到黃宗羲那么彪悍啊!!!

  24. 無名 says:

    法律制約能力如此之弱,果然是末代氣象……

  25. 香山紅葉 says:

    對于崇禎,兒時的歷史記憶就是掛在歪脖樹上的那個明代末代皇帝,沒想到他還有如此的政治智慧,可惜沒有早生幾年。

  26. 萬歷 says:

    朱由檢,要是我兒子我就把皇位交給他了,當初我不愿立太子就是覺得他不是當皇帝的料,嗨,最后還是沒頂住,結果害得大明國淪喪。

  27. 匿名 says:

    我感覺這本書寫的很好 真的很好

  28. 歷史 says:

    如果真有“天道”,那么當“天道”面對我中華幾千年來受苦受難的老百姓來說,“天道”會臉紅羞愧地無地自容,老百姓不能期待救世主“天道”的出現,只能自己去爭取屬于自己應有的權力。

  29. l流光溢彩 says:

    天道有常,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恒久不變

  30. 昔年如風 says:

    大快人心!

  31. 明月 says:

    17樓很膚淺。

  32. 向往天空 says:

    沒想到以往的我們以往讀到的歷史也只是支離破碎的一小部分,這本書讓我消除了一葉障目的習慣,是一本值得靜心品讀的好書!

  33. 常遇春 says:

    遲來的正義依然是正義。

    說得好! ! !!!

  34. 黃宗羲 says:

    楊漣,我已經幫您報完仇了,下次我多點紙錢燒給你

  35. 流暢 says:

    我想問一下,按照將殉難的東林黨人追授官職來說,他們的子孫能否繼承這些官職?

  36. 陳皮 says:

    這些死人的官銜都是榮譽稱號,子孫只是拿來炫耀,根本就沒有什么實權。除非有一筆家屬撫恤金……估計不多

  37. 噢喔 says:

    可惜這些東林子孫都是敗家子,不是做漢奸就是投降給流賊

  38. 拜陽明 says: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侯未到。

  39. 紅發絲 says:

    血淋淋的現實啊,這就是政治,沒有幾把刷子還是不要混官場!

  40. 楊漣 says:

    許顯純你也有今天

  41. 匿名 says:

    天道有常,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恒久不變

  42. 匿名 says:

    許顯純,活體解剖然后讓他把刨出來的都吃了

  43. 匿名 says:

    每章看完我都要大致略一下后邊的評論。驚覺得現在的評論檔次真是越發低級了。除極個別尚有真知灼見的言語外,絕大多數都是無聊加無知的瞎扯淡…例如什么”把錐子改成帶倒刺的鐵釘”之流,簡直蠢的令人毛骨悚然!真如袁騰飛老師口中的那些竄踱于網絡中的憤青!拜托你們說話之前動動腦子行不行?作者之所以把史籍改為白話文就是方便你們這群半文盲理解,不是給你們當笑話看得…歷史雖是講故事,但這個故事是嚴肅的實際存在的是不能更改的,我們只能看著他發生結束并引以為鑒。

  44. 匿名 says:

    歷史給我們提供的是知識,讓我們了解這世上的是非曲直,更為我們樹立了做人的準則,它不應該成為茶余飯后的談資笑料!這是我們對古人最起碼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所以本人真誠希望大家能發表一些有真知灼見的評論!也不要假借古人之名亂噴口水,你可能覺得這樣做很有趣,實際上無聊的很!無恥的很!扯淡的很!

  45. 屏豐 says:

    正如明月先生說的那樣: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曠課!

  46. 朱明皇朝 says:

    可惜大明王朝最終還是亡于崇禎手里!

  47. 黑塔利亞 says:

    您生而為龍,即使一朝折斷掌牙,撥裂鱗片,瞎目斷爪,墜入淺灘,龍依然是龍。

    愿我有生之年,得見您君臨天下。

  48. 匿名 says:

    東林黨也不是什么好人啊,明朝很大原因就死東林拖死的

  49. ghdggxf says:

    磁懸浮現在又你也是否存的在于

  50. 千里流云 says:

    可惜了,崇禎對閹黨狠是對的,對忠臣也那么狠就不是個好皇帝了,看看袁崇煥是怎么死在崇禎手上的吧,明朝是怎么在他手里玩倒的吧!

  51. e=mc2 says:

    如果崇禎和天啟或泰昌在歷史中換一下出場次序,大明或許還有中興之機,只嘆明王朝的家底在天啟年間已悉數敗盡,既至思宗即位朝廷幾無一位棟梁,國庫幾無可用之財,實在是回天乏術 天亡大明!

  52. 雨繼續下 says:

    任何一個國家都會有它強盛的時候,也有它失敗的時候。

  53. 周游列國 says:

    幸虧那個死木匠只活了7年。

  54. 一粒塵埃 says:

    魏忠賢讓他全身而死是便宜他了,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千刀萬剮!讓他生不如死!也難解心頭之恨!!

  55. dcdxsvb says:

    ecvdcdcnbh .v

  56. 匿名 says:

    如果許顯純心理變態,可以用鉤鐮刀

  57. 匿名 says:

    好樣的

  58. 逃亡 says:

    大快人心…

  59. 朱元璋 says:

    想不到崇禎竟然會這么叼,不愧是我的后代

  60. 真zero says:

    死吧

  61. 真zero says:

    魏忠賢你真該死啊

  62. 袁是廢物不是漢奸 says:

    娶一山西士族女子張氏為妻。張氏不能生育,后又在遼陽納一妾文氏,生子毛承斗。遼陽被后金攻占后,文氏死于戰亂,毛承斗被人救出,送往杭州,張氏撫之如己出。

    毛文龍在鞍山的親屬一百多人被后金軍殺害。這時,遼東巡撫王化貞招募勇士,前往后金后方活動,毛文龍集國仇家恨一身,慨然應募,被實授練兵游擊。

    率一百余人夜襲之,擒努爾哈赤妻弟佟養真及其子佟豐年、其侄佟松年等,隨派陳忠等襲雙山,擒斬后金游擊繆一真等,史稱“鎮江大捷”。

    1.毛文龍集國仇家恨一身
    2.擒努爾哈赤妻弟佟養真及其子佟豐年、其侄佟松年等。

    毛文龍和滿清都是不死不休會當漢奸?

    有人說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后來當漢奸, 草 你嗎們2B 老子把你爸殺了 你會不會找人殺老子?

  63. 瘋狗 says:

    魏忠賢死的好啊。。。。。

  64. 匿名 says:

    誰說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當了漢奸是袁督師殺了毛文龍造成的。秦檜害死岳元帥后岳家軍有當漢奸的嗎?毛文龍只是個有用的壞人,別把他說的那么偉大,不過殺毛文龍應該殺錯了,畢竟毛文龍是有用的壞人。袁督師太疾惡如仇。

  65. 鴻鵠 says:

    看過后對崇禎另眼相看,真實書中自有黃金屋

  66. 路過 says:

  67. 無為真命主 says:

    大快人心!但崇禎未免殺戮過多,造成官員損失太多,也不好。

  68. 456 says:

    黃宗羲干得猛

  69. 這算什么 says:

    明月,怎么兩百多,你就覺得好多了,這要是朱元璋干,估計不下三萬人。

  70. 牽你的左手 says:

    黃宗羲應該拿釘子釘許顯純的腦門

  71. 陳少白 says:

    我沒看到什么天道,我只看到了幾千年以來皇帝專制的造成的禍害。

  72. 朱元璋 says:

    我這家明朝公司干了這么長時間,就要毀在朱由檢的手里了

  73. 朱元璋 says:

    朱由檢他…他…..他自毀長城啊

  74. 徐霞客2 says:

    遲來的正義依然是正義。

      在這個世界上,所謂神靈、天命,對魏忠賢而言,都是放屁,在他的身上,只有一樣東西——迷信。

      不信道德,不信仁義,不信報應,不信邪不勝正。

      迷信自己,迷信力量,迷信權威,迷信可以為所欲為,迷信將取得永遠的勝利。

      而在遍覽史書十余載后,我信了,至少信一樣東西——天道。

      自然界從誕生的那刻起,就有了永恒的規律,春天成長,冬天凋謝,周而復始。

      人世間也一樣,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規則恒久不變,是為天道。

      在史書中無數的尸山血河、生生死死背后,我看到了它,它始終在那里,靜靜地注視著我們,無論興衰更替,無論歲月流逝。

      它告訴我,在這個污穢、混亂、骯臟的世界上,公道和正義終究是存在的。

      天道有常,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恒久不變。

  75. 徐霞客2 says:

    而在遍覽史書十余載后,我信了,至少信一樣東西——天道。

      自然界從誕生的那刻起,就有了永恒的規律,春天成長,冬天凋謝,周而復始。

      人世間也一樣,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規則恒久不變,是為天道。

  76. 徐霞客2 says:

    在史書中無數的尸山血河、生生死死背后,我看到了它,它始終在那里,靜靜地注視著我們,無論興衰更替,無論歲月流逝。

      它告訴我,在這個污穢、混亂、骯臟的世界上,公道和正義終究是存在的。

      天道有常,從它的起始,到它的滅亡,恒久不變。

  77. 今年明月 says:

    說寫的不好的人 都得雜種 你自己去寫寫看

  78. 今年明月 says:

    作者就憑借這一部書 這幾年經常在福布斯作家富豪上面 就說明這書是什么樣的書

  79. 董文華深情歌唱 says:

    1627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少年在閹黨的名單上畫了一個圈。

  80. 董文華深情歌唱: says:

    1627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少年在閹黨的名單上畫了一個圈。

  81. 徐達 says:

    。。。。。。。。。。。。。。。。

  82. 觀眾 says:

    其實在明朝末年這種政局和社會現狀,別說是朱由檢,就是李世民來當皇帝,大明也難逃滅亡之運啊

  83. 楊漣 says:

    許顯純,下來我再整你一遍

  84. 崇禎 says:

    整個大明,只有楊漣一生配得上忠烈之稱

  85. 萬歷 says:

    死得好

  86. 匿名 says:

    黃宗羲太殘忍了,太殘忍了!你太過分了吧,做事也別做這么漂亮呀!

  87. 匿名 says:

    傻逼

  88. 黃宗羲 says:

    我記得我在高中的歷史課本里面沒這么猛啊~~我只是一個偉大的思想家~

  89. 匿名 says:

    這一章大快人心啊!!可惜了崇禎前幾代廢柴皇帝留下來一堆爛攤子,唉

  90. 匿名 says:

    你個兲蛋

  91. 鴛鴦 says:

    魏忠賢,你別自殺呀,我想讓你被凌遲啊!

  92. MYQ Messi says:

    爽,一個國家最怕的就是逆賊,奸臣!

  93. 殺戮 says:

    作者寫得很好,用幽默的語言去陳述明朝的興起和落幕。作者對人物的評價很公正。

  94. 打狗棍法123 says:

    可是可以,還不夠完美

  95. 匿名 says:

    贊成43樓!

  96. 匿名 says:

    善惡有報,天道輪回!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