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6部:日落西山 第三章 游戲的開始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萬歷十年(1582),上車補票的程序完成,王宮女的地位終于得到了確認,她挺著大肚子,接受了恭妃的封號。

  兩個月后,她不負眾望生下了一個兒子,是為萬歷長子,取名朱常洛。

  消息傳來,舉國歡騰,老太太高興,大臣們也高興,唯一不高興的,就是萬歷。

  因為他對這位恭妃,并沒有太多感情。對這個意外出生的兒子,自然也談不上喜歡。更何況,此時他已經有了德妃。

  德妃,就是后世俗稱的鄭貴妃。北京大興人,萬歷初年進宮,頗得皇帝喜愛。

  在后來的許多記載中,這位鄭貴妃被描述成一個相貌妖艷,陰狠毒辣的女人。但在我看來,相貌妖艷還有可能,陰狠毒辣實在談不上。

  在此后幾十年的后宮斗爭中,此人手段之拙劣,腦筋之愚蠢,反應之遲鈍,實在令人發指。

  綜合史料分析,其智商水平,也就能到菜市場罵個街而已。

  可是萬歷偏偏就喜歡這個女人,經常前去留宿。而鄭妃的肚子也相當爭氣,萬歷十一年(1583)生了個女兒,雖然不能接班,但萬歷很高興,竟然破格提拔,把她升為了貴妃。

  這是一個不詳的先兆,因為在后宮中,貴妃的地位要高于其他妃嬪——包括生了兒子的恭妃。

  而這位鄭貴妃的個人素養也實在很成問題,當上了后妃領導后,除了皇后,誰都瞧不上,特別是恭妃,經常被她稱作老太婆。橫行宮中,專橫跋扈,十分好斗。

  難能可貴的是,貴妃同志不但特別能戰斗,還特別能生。萬歷十四年(1586),她終于生下了兒子,取名朱常洵。

  這位朱常洵,就是后來的福王。按鄭貴妃的想法,有萬歷當靠山,這孩子生出來,就是當皇帝的。但她做夢也想不到,幾十年后,自己這個寶貝兒子會死在屠刀之下。揮刀的人,名叫李自成。

  但在當時,這個孩子的出生,確實讓萬歷欣喜異常。他本來就不喜歡長子朱常洛,打算換人,現在替補來了,怎能不高興?

  然而他很快就將發現,皇帝說話,不一定算數。

  吸取了以往一百多年里,自己的祖輩與言官大臣斗爭的豐富經驗。萬歷沒敢過早暴露目標,絕口不提換人的事,只是靜靜地等待時機成熟,再把生米煮成熟飯。

  可還沒等米下鍋,人家就打上門來了,而且還不是言官。

  萬歷十四年(1586)三月,內閣首輔申時行上奏:望陛下早立太子,以定國家之大計,固千秋之基業。

  老狐貍就是老狐貍,自從鄭貴妃生下朱常洵,申時行就意識到了隱藏的危險。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學生想干什么。

  憑借多年的政治經驗,他也很清楚,如果這么干了,迎面而來的,必定是史無前例的驚濤駭浪。從此,朝廷將永無寧日。

  于是他立即上書,希望萬歷早立長子。言下之意是,我知道你想干嘛,但這事不能干,你趁早斷了這念頭,早點洗了睡吧。

  其實申時行的本意,倒不是要干涉皇帝的私生活:立誰都好,又不是我兒子,與我何干?之所以提早打預防針,實在是出于好心,告訴你這事干不成,早點收手,免得到時受苦。

  可是他的好學生似乎打定主意,一定要吃苦,收到奏疏,只回復了一句話:

  “長子年紀還小,再等個幾年吧。”

  學生如此不開竅,申時行只得嘆息一聲,揚長而去。

  但這一次,申老師錯了,他低估了對方的智商。事實上,萬歷十分清楚這封奏疏的隱含意義。只是在他看來,皇帝畢竟是皇帝,大臣畢竟是大臣,能堅持到底,就是勝利。此即所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但一般說來,沒事上山找老虎玩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打獵,一種是自盡。

  話雖如此,萬歷倒也不打無把握之仗,在正式亮出匕首之前,他決定玩一個花招。

  萬歷十四年(1586)三月,萬歷突然下達諭旨:鄭貴妃勞苦功高,升任皇貴妃。

  消息傳來,真是糞坑里丟炸彈,分量十足。朝廷上下議論紛紛,群情激奮。

  因為在后宮中,皇貴妃僅次于皇后,算第二把手。且歷朝歷代,能獲此殊榮者少之又少(生下獨子或在后宮服務多年)。

  按照這個標準,鄭貴妃是沒戲的。因為她入宮不長,且皇帝之前已有長子,沒啥突出貢獻,無論怎么算都輪不到她。

  萬歷突然來這一招,真可謂是煞費苦心。首先可以藉此提高鄭貴妃的地位,子以母貴,母親是皇貴妃,兒子的名分也好辦;其次還能借機試探群臣的反應。今天我提拔孩子他媽,你們同意了,后天我就敢提拔孩子。溫水煮青蛙,咱們慢慢來。

  算盤打得很好,可惜只是掩耳盜鈴。

  要知道,在朝廷里混事的這幫人,個個都不簡單:老百姓家的孩子,辛辛苦苦讀幾十年書,考得死去活來,進了朝廷,再被踩個七葷八素,這才修成正果。生肖都是屬狐貍的,嗅覺極其靈敏,擅長見風使舵,無事生非。皇帝玩的這點小把戲,在他們面前也就是個笑話,傻子才看不出來。

  更為難得的是,明朝的大臣們不但看得出來,還豁得出去。第一個出頭的,是戶部給事中姜應麟。

  相對而言,這位仁兄還算文明,不說粗話,也不罵人,擺事實講道理:

  “皇帝陛下,聽說您要封鄭妃為皇貴妃,我認為這是不妥的。恭妃先生皇長子,鄭妃生皇三子(中間還有一個,夭折了),先來后到,恭妃應該先封。如果您主意已定,一定要封,也應該先封恭妃為貴妃,再封鄭妃皇貴妃,這樣才算合適。”

  “此外,我還認為,陛下應該盡早立皇長子為太子,這樣天下方才能安定。”

  萬歷再一次憤怒了,這可以理解,苦思冥想幾天,好不容易想出個絕招,自以為得意,沒想到人家不買賬,還一言點破自己的真實意圖,實在太傷自尊。

  為挽回面子,他隨即下令,將姜應麟免職外放。

  好戲就此開場。一天后,吏部員外郎沈璟上書,支持姜應麟,萬歷二話不說,撤了他的職。幾天后,吏部給事中楊廷相上書,支持姜應麟,沈璟,萬歷對其撤職處理。又幾天后,刑部主事孫如法上書,支持姜應麟、沈璟、楊廷相,萬歷同志不厭其煩,下令將其撤職發配。

  在這場斗爭中,明朝大臣們表現出了無畏的戰斗精神:不怕降級,不怕撤職,不怕發配。個頂個地扛著炸藥包往上沖,前仆后繼,人越鬧越多,事越鬧越大。中央的官不夠用了,地方官也上書湊熱鬧,搞得一塌糊涂,烏煙瘴氣。

  然而事情終究還是辦成了,雖然無數人反對,無數人罵仗,鄭貴妃還是變成了鄭皇貴妃。

  雖然爭得天翻地覆,但該辦的事還是辦了。萬歷十四年三月,鄭貴妃正式冊封。

  這件事情的成功解決給萬歷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自己想辦的事情,是能夠辦成的。

  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然而此后,在冊立太子的問題上,萬歷確實消停了——整整消停了四年多。當然,不鬧事,不代表不挨罵。事實上,在這四年里,言官們非常盡責。他們找到了新的突破口——皇帝不上朝,并以此為契機,在雒于仁等模范先鋒的帶領下,繼續奮勇前進。

  但總體而言,小事不斷,大事沒有,安定團結的局面依舊。

  直到這歷史性的一天:萬歷十八年(1590)正月初一。

  解決雒于仁事件后,申時行再次揭開了蓋子:

  “臣等更有一事奏請。”

  “皇長子今年已經九歲,朝廷內外都認為應冊立為太子,希望陛下早日決定。”

  在萬歷看來,這件事比雒于仁的酒色財氣疏更頭疼,于是他接過了申時行剛剛用過的鐵鍬,接著和稀泥:

  “這個我自然知道,我沒有嫡子(即皇后的兒子),長幼有序。

  其實鄭貴妃也多次讓我冊立長子,但現在長子年紀還小,身體也弱,等他身體強壯些后,我才放心啊。”

  這段話說得很有水平,按照語文學來分析,大致有三層意思。

  第一層先說自己沒有嫡子,是說我只能立長子;然后又講長幼有序,是說我不會插隊,但說來說去,就是不說要立誰;接著又把鄭貴妃扯出來,搞此地無銀三百兩。

  最后語氣一轉,得出結論:雖然我只能立長子、不會插隊,老婆也沒有干涉此事,但考慮到兒子太小,身體太差,暫時還是別立了吧。

  這招糊弄別人可能還行,對付申時行就有點滑稽了,和了幾十年稀泥,哪排得上你小子?

  于是申先生將計就計,說了這樣一句話:

  “皇長子已經九歲,應該出閣讀書了,請陛下早日決定此事。”

  這似乎是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但事實絕非如此,因為在明代,皇子出閣讀書,就等于承認其為太子,申時行的用意非常明顯:既然你不愿意封他為太子,那讓他出去讀書總可以吧,形式不重要,內容才是關鍵。

  萬歷倒也不笨,他也不說不讀書,只是強調人如果天資聰明,不讀書也行。申時行馬上反駁,說即使人再聰明,如果沒有人教導,也是不能成才的。

  就這樣,兩位仁兄從繼承人問題到教育問題,你來我往,互不相讓,鬧到最后,萬歷煩了:

  “我都知道了,先生你回去吧!”

  話說到這個份上,也只好回去了,申時行離開了宮殿,向自己家走去。

  然而當他剛剛踏出宮門的時候,卻聽到了身后急促的腳步聲。

  申時行轉身,看見了一個太監,他帶來了皇帝的諭令:

  “先不要走,我已經叫皇長子來了,先生你見一見吧。”

  十幾年后,當申時行在家撰寫回憶錄的時候,曾無數次提及這個不可思議的場景以及此后那奇特的一幕,終其一生,他也未能猜透萬歷的企圖。

  申時行不敢怠慢,即刻回到了宮中,在那里,他看見了萬歷和他的兩個兒子,皇長子朱常洛,以及皇三子朱常洵。

  但給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卻并非這兩個皇子,而是此時萬歷的表情。沒有憤怒,沒有狡黠,只有安詳與平和。

  他指著皇長子,對申時行說:

  “皇長子已經長大了,只是身體還有些弱。”

  然后他又指著皇三子,說道:

  “皇三子已經五歲了。”

  接下來的,是一片沉默。

  萬歷平靜地看著申時行,一言不發。此時的他,不是一個酒色財氣的昏庸之輩,不是一個暴跳如雷的使氣之徒。

  他是一個父親,一個看著子女不斷成長,無比欣慰的父親。

  申時行知道機會來了,于是他打破了沉默:

  “皇長子年紀已經大了,應該出閣讀書。”

  萬歷的心意似乎仍未改變:

  “我已經指派內侍教他讀書。”

  事到如今,只好豁出去了:

  “皇上您在東宮的時候,才六歲,就已經讀書了。皇長子此刻讀書,已經晚了!”

  萬歷的回答并不憤怒卻讓人哭笑不得:

  “我五歲就已能讀書!”

  申時行知道,在他的一生中,可能再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機會,去勸服萬歷,于是他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他上前幾步,未經許可,便徑自走到了皇長子的面前,端詳片刻,對萬歷由衷地說道:

  “皇長子儀表非凡,必成大器,這是皇上的福分啊,希望陛下能夠早定大計,朝廷幸甚!國家幸甚!”

  萬歷十八年正月初一日,在憤怒、溝通、爭執后,萬歷終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萬歷微笑地點點頭,對申時行說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其實鄭貴妃也勸過我早立長子,以免外人猜疑,我沒有嫡子,冊立長子是遲早的事情啊。”

  這句和緩的話,讓申時行感到了溫暖,兒子出來了,好話也說了,雖然也講幾句什么鄭貴妃支持,沒有嫡子之類的屁話,但終究是表了態。

  形勢大好,然而接下來,申時行卻一言不發,行禮之后便退出了大殿。

  這正是他絕頂聰明之處,點到即止,見好就收,今天先定調,后面慢慢來。

  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次和諧的對話,不但史無前例,而且后無來者。“爭國本”事件的嚴重性,將遠遠超出他的預料,因為決定此事最終走向的,既不是萬歷,也不會是他。

  談話結束后,申時行回到了家中,開始滿懷希望地等待萬歷的圣諭,安排皇長子出閣讀書。

  可是一天天過去了,希望變成了失望。到了月底,他也坐不住了,隨即上疏,詢問皇長子出閣讀書的日期。這意思是說,當初咱倆談好的事,你得守信用,給個準信。

  但是萬歷似乎突然失憶,啥反應都沒有,申時行等了幾天,一句話都沒有等到。

  既然如此,那就另出新招,幾天后,內閣大學士王錫爵上書:

  “陛下,其實我們不求您立刻冊立太子,只是現在皇長子九歲,皇三子已五歲,應該出閣讀書。”

  不說立太子,只說要讀書,而且還把皇三子一起拉上,由此而見,王錫爵也是個老狐貍。

  萬歷那邊卻似乎是人死絕了,一點消息也沒有,王錫爵等了兩個月,石沉大海。

  到了四月,包括申時行在內,大家都忍無可忍了,內閣四名大學士聯名上疏,要求冊立太子。

  嘗到甜頭的萬歷故伎重演:無論你們說什么,我都不理,我是皇帝,你們能把我怎么樣?

  但他實在低估了手下的這幫老油條,對付油鹽不進的人,他們一向都是有辦法的。

  幾天后,萬歷同時收到了四份奏疏,分別是申時行、王錫爵、許國、王家屏四位內閣大學士的辭職報告。理由多種多樣,有說身體不好,有說事務繁忙,難以繼任的,反正一句話,不干了。

  自萬歷退居二線以來,國家事務基本全靠內閣,內閣一共就四個人,要是都走了,萬歷就得累死。

  沒辦法,皇帝大人只好現身,找內閣的幾位同志談判,好說歹說,就差求饒了,并且當場表態,會在近期解決這一問題。

  內閣的幾位大人總算給了點面子,一番交頭接耳之后,上報皇帝:

  病的還是病,忙的還是忙,但考慮到工作需要,王家屏大學士愿意顧全大局,繼續干活。

  萬歷竊喜。

  因為這位兄弟的策略,叫拖一天是一天。拖到這幫老家伙都退了,皇三子也大了,到時木已成舟,不同意也得同意。這次內閣算是上當了。

  然而上當的人,只有他。

  因為他從未想過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留下來的,偏偏是王家屏呢?

  王家屏,山西大同人,隆慶二年進士。簡單地說,這是個不上道的人。

  王家屏的科舉成績很好,被選為庶吉士,還編過《世宗實錄》,應該說是很有前途的,可一直以來,他都沒啥進步。原因很簡單,高拱當政的時候,他曾上書彈劾高拱的親戚,高首輔派人找他談話,讓他給點面子,他說,不行。

  張居正當政的時候,他搞非暴力不合作。照常上班,就是不靠攏上級,張居正剛病倒的時候,許多人都去祈福,表示忠心,有人拉他一起去,他說,不去。

  張居正死了,萬歷十二年,他進入內閣,成為大學士。此時的內閣,已經有了申時行、王錫爵、許國三個人,他排第四。按規矩,這位甩尾巴的新人應該老實點,可他偏偏是個異類,每次內閣討論問題,即使大家都同意,他覺得不對,就反對。即使大家都反對,他覺得對,就同意。

  他就這么在內閣里硬挺了六年,誰見了都怕,申時行拿他也沒辦法。更有甚者,寫辭職信時,別人的理由都是身體有病,工作太忙,他卻別出一格,說是天下大旱,作為內閣成員,負有責任,應該辭職(久旱乞罷)。

  把他留下來,就是折騰萬歷的。

  幾天后,禮部尚書于慎行上書,催促皇帝冊立太子,語言比較激烈。萬歷也比較生氣,罰了他三個月工資。

  事情的發生,應該還算正常,不正常的,是事情的結局。

  換在以往,申時行已經開始揮舞鐵鍬和稀泥了,先安慰皇帝,再安撫大臣,最后你好我好大家好,收工。

  相比而言,王家屏要輕松得多,因為他只有一個意見——支持于慎行。

  工資還沒扣,他就即刻上書,為于慎行辯解,說了一大通道理,把萬歷同志的脾氣活活頂了回去。但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一次,萬歷沒有發火。

  因為他發不了火,事情很清楚,內閣四個人,走了三個,留下來的這個,還是個二桿子,明擺著是要為難自己。而且這位堅持戰斗的王大人還說不得,再鬧騰一次,沒準就走人了,到時誰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可是光忍還不夠,言官大臣赤膊上陣,內閣打黑槍,明里暗里都來,比逼宮還狠,不給個說法,是熬不過去了。

  幾天后,一個太監找到了王家屏,向他傳達了皇帝的諭令:

  “冊立太子的事情,我準備明年辦,不要再煩(擾)我了。”

  王家屏頓時喜出望外,然而,這句話還沒有講完:

  “如果還有人敢就此事上書,就到十五歲再說!”

  朱常洛是萬歷十年出生的,萬歷發出諭令的時間是萬歷十八年,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們再敢鬧騰,這事就六年后再辦!

  雖然不是無條件投降,但終究還是有了個說法,經過長達五年的斗爭,大臣們勝利了——至少他們自己這樣認為。

  事情解決了,王家屏興奮了,興奮之余,就干了一件事。

  他把皇帝的這道諭令告訴了禮部,而第一個獲知消息的人,正是禮部尚書于慎行。

  于慎行欣喜若狂,當即上書告訴皇帝:

  “此事我剛剛知道,已經通報給朝廷眾官員,要求他們耐心等候。”

  萬歷氣得差點吐了白沫。

  因為萬歷給王家屏的,并不是正規的圣旨,而是托太監傳達的口諭,看上去似乎沒區別,但事實上,這是一個有深刻政治用意的舉動。

  其實在古代,君無戲言這句話基本是胡扯,皇帝也是人,時不時編個瞎話,吹吹牛,也很正常,真正說了就要辦的,只有圣旨。白紙黑字寫在上面,糊弄不過去。所以萬歷才派太監給王家屏傳話,而他的用意很簡單:這件事情我心里有譜,但現在還不能辦,先跟你通個氣,以后遇事別跟我對著干,咱們慢慢來。

  皇帝大人原本以為,王大學士好歹在朝廷混了幾十年,這點覺悟應該還有,可沒想到,這位一根筋的仁兄竟然把事情捅了出去,密談變成了公告,被逼上梁山了。

  他當即派出太監,前去內閣質問王家屏,卻得到了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王家屏是這樣辯解的:

  “冊立太子是大事,之前許多大臣都曾因上疏被罰,我一個人定不了,又被許多大臣誤會,只好把陛下的旨意傳達出去,以消除大家的疑慮(以釋眾惑)。”

  這番話的真正意思大致是這樣的:我并非不知道你的用意,但現在我的壓力也很大,許多人都在罵我,我也沒辦法,只好把陛下拉出來背黑鍋了。

  雖然不上道,也是個老狐貍。

  既然如此,就只好將錯就錯了,幾天后,萬歷正式下發圣旨:

  “關于冊立皇長子為太子的事情,我已經定了,說話算數(誠待天下),等長子到了十歲,我自然會下旨,到時冊立出閣讀書之類的事情一并解決,就不麻煩你們再催了。”

  長子十歲,是萬歷十九年,也就是下一年,皇帝的意思很明確,我已經同意冊立長子,你們也不用繞彎子,搞什么出閣讀書之類的把戲,讓老子清凈一年,明年就立了!

  這下大家都高興了,內閣的幾位仁兄境況也突然大為改觀,有病的病好了,忙的也不忙了,除王錫爵(母親有病,回家去了,真的)

  外,大家都回來了。

  剩下來的,就是等了。一晃就到了萬歷二十年,春節過了,春天過了,都快要開西瓜了,萬歷那里一點消息都沒有。

  泱泱大國,以誠信為本,這就沒意思了。

  可是萬歷二十年畢竟還沒過,之前已經約好,要是貿然上書催他,萬一被認定毀約,推遲冊立,違反合同的責任誰都負擔不起,而且皇上到底是皇上,你上疏說他耍賴,似乎也不太妥當。

  一些腦子活的言官大臣就開始琢磨,既要敲打皇帝,又不能留把柄,想來想去,終于找到了一個完美的替代目標——申時行。

  沒辦法,申大人,誰讓你是首輔呢?也只好讓你去扛了。

  很快,一封名為《論輔臣科臣疏》的奏疏送到了內閣,其主要內容,是彈劾申時行專權跋扈,壓制言官,使得正確意見得不到執行。

  可憐,申首輔一輩子和稀泥,東挖磚西補墻,累得半死,臨了還要被人玩一把,此文言辭尖銳,指東打西,指桑罵槐,可謂是政治文本的典范。

  文章作者,是南京禮部主事湯顯祖,除此文外,他還寫過另一部更有名的著作——牡丹亭。

  【湯顯祖】

  湯顯祖,字義仍,江西臨川人,上書這一年,他四十二歲,官居六品。

  雖說四十多歲才混到六品,實在不算起眼。但此人絕非等閑之輩,早在三十年前,湯先生已天下聞名。

  十三歲的時候,湯顯祖就加入了泰州學派(也沒個年齡限制),成為了王學的門人,跟著那幫“異端”四處鬧騰,開始出名。

  二十一歲,他考中舉人。七年后,到京城參加會試,運氣不好,遇見了張居正。

  之所以說運氣不好,并非張居正討厭他,恰恰相反,張首輔很賞識他,還讓自己的兒子去和他交朋友。

  這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可問題在于,湯先生異端中毒太深,瞧不起張居正,擺了譜,表示拒不交友。

  他既然敢跟張首輔擺譜,張首輔自然要擺他一道,考試落榜也是免不了的。三年后,他再次上京趕考,張首輔鍥而不舍,還是要兒子和他交朋友,算是不計前嫌。但湯先生依然不給面子,再次擺譜。首輔大人自然再擺他一道,又一次落榜。

  但湯先生不但有骨氣,還有毅力,三年后再次趕考,這一次張首輔沒有再阻攔他(死了),終于成功上榜。

  由于之前兩次跟張居正硬扛,湯先生此時的名聲已經是如日中天。當朝的大人物張四維、申時行等人都想拉他,可湯先生死活不搭理人家。

  不搭理就有不搭理的去處,名聲大噪的湯顯祖被派到了南京,幾番折騰,才到禮部混了個主事。

  南京本來就沒事干,南京的禮部更是閑得出奇,這反倒便宜了湯先生。閑暇之余開始寫戲,并且頗有建樹,日子過得還算不錯,直到萬歷十九年的這封上疏。

  很明顯,湯先生的政治高度比不上藝術高度,奏疏剛送上去,申時行還沒說什么,萬歷就動手了。

  對于這種殺雞儆猴的把戲,皇帝大人一向比較警覺(他也常用這招),立馬做出了反應,把湯顯祖發配到邊遠地區(廣東徐聞)去當典史。

  這是一次極其致命的打擊,從此湯先生再也沒能翻過身來。

  萬歷這輩子罷過很多人的官,但這一次,是最為成功的。因為他只罷掉了一個六品主事,卻換回一個明代最偉大的戲曲家,賺大發了。

  二十八歲落榜后,湯顯祖開始寫戲。三十歲的時候,寫出了《紫簫記》;三十八歲,寫出了《紫釵記》。四十二歲被趕到廣東,七年后京察,又被狠狠地折騰了一回,索性回了老家。

  來回倒騰幾十年,一無所獲。在極度苦悶之中,四十九歲的湯顯祖回顧了自己戲劇化的一生,用悲涼而美艷的辭藻寫下了他所有的夢想和追求,是為《還魂記》,后人又稱《牡丹亭》。

  牡丹亭,全劇共十五出,描述了一個死而復生的愛情故事,(情節比較復雜,有興趣自己去翻翻)。此劇音律流暢,詞曲優美,轟動一時,時人傳誦:牡丹一出,西廂(《西廂記》)失色。此后傳唱天下百余年,堪與之媲美者,唯有孔尚任之《桃花扇》。

  為官不濟,為文不朽,是以無憾。

  〖史贊:二百年來,一人而已。〗

  總的說來,湯顯祖的運氣是不錯的,因為更麻煩的事,他還沒趕上。

  湯先生上書兩月之后,福建僉事李琯就開炮了,目標還是申時行。

  不過這次更狠,用詞狠毒不說,還上升到政治高度,一條條列下來,彈劾申時行十大罪,轉瞬之間,申先生就成了天字第一號大惡人。

  萬歷也不客氣,再度發威,撤了李琯的職。

  命令一下,申時行卻并不高興,反而唉聲嘆氣,憂心忡忡。

  因為到目前為止,雖然你一刀我一棍打個不停,但都是摸黑放槍,誰也不挑明。萬歷的合同也還有效,拖到年尾,皇帝賴賬就是理虧,到時再爭,也是十拿九穩。

  可萬一下面這幫憤中憤老忍不住,玩命精神爆發,和皇帝公開死磕,事情就難辦了。

  俗語云:怕什么,就來什么。

  工部主事張有德終于忍不住了,他憤然上書,要求皇帝早日冊立太子。

  等的就是你。

  萬歷隨即做出反應,先罰了張有德的工資,鑒于張有德撕毀合同,冊立太子的事情推后一年辦理。

  這算是正中下懷,本來就不大想立,眼看合同到期,正為難呢,來這么個冤大頭,不用白不用。冊立的事情也就能堂而皇之地往后拖了。

  事實上,這是他的幻想。

  因為在大臣們看來,這合同本來就不合理,忍氣吞聲大半年,那是給皇帝面子,早就一肚子苦水怨氣沒處瀉,你敢蹦出來,那好,咱們就來真格的!

  當然,萬歷也算是老運動員了。對此他早有準備,無非是來一群大臣瞎咋呼,先不理,鬧得厲害再出來說幾句話,把事情熬過去,完事。

  形勢的發展和他的預料大致相同,張有德走人后,他的領導,工部尚書曾同亨就上書了,要求皇帝早日冊立太子。

  萬歷對此嗤之以鼻,他很清楚,這不過是個打頭的,大部隊在后。

  下面的程序他都能背出來,吵吵嚷嚷,草草收場,實在毫無新鮮可言。

  然而當下一封奏疏送上來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錯了。

  這封奏疏的署名人并不多,只有三個,分別是申時行、許國、王家屏。

  但對萬歷而言,這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因為之前無論群臣多么反對,內閣都是支持他的。即使以辭職回家相威脅,也從未公開與他為敵,是他的最后一道屏障,現在竟然公開站出來和他對著干,此例一開,后果不堪設想。

  特別是申時行,雖說身在內閣,時不時也說兩句,但那都是做給人看的。平日里忙著和稀泥,幫著調節矛盾,是名副其實的臥底兼間諜。

  可這次,申時行連個消息都沒透,就打了個措手不及,實在太不夠意思,于是萬歷私下派出了太監,斥責申時行。

  一問,把申時行也問糊涂了,因為這事他壓根就不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這封奏疏是許國寫的,寫好后讓王家屏署名,王兄自然不客氣,提筆就簽了名,而申時行的底細他倆都清楚,這個老滑頭死也不會簽,于是許大人膽一壯,代申首輔簽了名,拖下了水。

  事已至此,申大人只能一臉無辜的表白:

  “名字是別人代簽的,我事先真不知道。”

  事情解釋了,太監也回去了,可申先生卻開始琢磨了:萬一太監傳達不對怎么辦?萬一皇帝不信怎么辦?萬一皇帝再激動一次,把事情搞砸怎么辦?

  想來想去,他終于決定,寫一封密信。

  這封密信的內容大致是說,我確實不知道上奏的事情,這事情皇上你不要急,自己拿主意就行。

  客觀地講,申時行之所以說這句話,倒不一定是耍兩面派,因為他很清楚皇帝的性格:

  像萬歷這號人,屬于死要面子活受罪,打死也不認錯的。看上去非常隨和,實際上極其固執,和他硬干,是沒有什么好處的。

  所以申時行的打算,是先穩住皇帝,再慢慢來。

  事實確如所料,萬歷收到奏疏后,十分高興,當即回復:

  “你的心意我已知道,冊立的事情我已有旨意,你安心在家調養就是了。”

  申時行總算松了口氣,事情終于糊弄過去了。

  但他做夢也想不到,他長達十年的和稀泥生涯,將就此結束——因為那封密信。

  申時行的這封密信,屬于機密公文,按常理,除了皇帝,別人是看不見的。

  可是在幾天后的一次例行公文處理中,萬歷將批好的文件轉交內閣,結果不留神,把這封密信也放了進去。

  這就好比拍好了照片存電腦,又把電腦拿出去給人修,是個要命的事。

  文件轉到內閣,這里是申時行的地盤,按說事情還能挽回。可問題在于申大人為避風頭,當時還在請病假,負責工作的許國也沒留意,順手就轉給了禮部。

  最后,它落在了禮部給事中羅大纮的手里。

  羅大纮,江西吉水人。關于這個人,只用一句就能概括:一個稱職的言官。

  看到申時行的密信后,羅大纮非常憤怒,因為除了耍兩面派外,申時行在文中還寫了這樣一句話:惟親斷親裁,勿因小臣妨大典。

  這句話說白了,就是你自己說了算,不要理會那些小臣。

  我們是小臣,你是大臣?!

  此時申時行已經發現了密信外泄,他十分緊張,立刻找到了羅大纮的領導,禮部科給事中胡汝寧,讓他去找羅大纮談判。

  可惜羅大纮先生不吃這一套,寫了封奏疏,把這事給捅了出去,痛罵申時行兩面派。

  好戲就此開場,言官們義憤填膺。吏部給事中鐘羽正、候先春隨即上書,痛斥申時行,中書黃正賓等人也跟著湊熱鬧,罵申時行老滑頭。

  眼看申首輔吃虧,萬歷當即出手,把羅大纮趕回家當了老百姓,還罰了上書言官的工資。

  但事情鬧到這個份上,已經無法收拾了。

  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申時行,終究在陰溝里翻了船。自萬歷十年以來,他忍辱負重,上下協調,獨撐大局,打落門牙往肚里吞,至今已整整十年。

  現在,他再也支撐不下去了。

  萬歷十九年(1591)九月,申時行正式提出辭職,最終得到批準,回鄉隱退。

  大亂就此開始。

下一章:
上一章:

73 條評論 發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三章 游戲的開始”上

  1. 好吧 says:

    佩服

  2. 非煙 says:

    明朝這些大臣太強悍了,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3. 雪浴心原 says:

    1,看這語氣是說湯某的前程是被張某攔下來的?
    2,這次爭論于國家有害無益
    3,萬歷有病,自己的兒子都不讓讀書,怎么打理家事國事天下事?
    別的不說,點到為止

  4. 渴望英雄 says:

    封建時代竟然如此民主,可貴也!

  5. 我要反抗 says:

    我好想罵人

  6. says:

    皇帝不好當啊

  7. 混蛋崇禎 says:

    大亂就此開始。

  8. 匿名 says:

    從后來歷史發展的情況來看,萬歷其實是對的。他一直在說朱常洛的身子很弱,可是無人理會;但到后來,朱常洛上臺后一個月就死了,朱常洵卻一直活到了明朝滅亡,而且還不是生病死的,是被李自成砍死的,如果他是在皇宮里,說不定活得時間還會更長一些。
    如果大臣們讓步,朱常洵當了皇帝,其實也不用擔心鄭貴妃那個蠢貨把持朝政。也不會因為紅丸、移宮吵得天翻地覆了。當然,類似妖書、梃擊這樣的案子還是會出來。

  9. ppp says:

    滑頭

  10. 萬歷 says:

    如果遵從皇帝的意愿,明朝的歷史可能就不一樣了,也許就沒有清朝的事了

  11. 匿名 says:

    一切皆有定數

  12. 申時行 says:

    唉,當年我就是這樣倒臺的呀,大家一定要小心啊

  13. 信口開河 says:

    八樓只看到皮毛就敢枉論,這世界上,笨人的第一大特征就是自以為聰明。

  14. 風雨者 says:

    看到了古人的骨氣,毅力,信念,和正義。而這些這是我們當今社會所缺少的。

  15. 歷史其實很精彩 says:

    古人守舊,尊古制,長幼有序。尤其是皇族,加上明朝官員大都都是二桿子,立長不立幼是必須的,中國有很多朝代是因為長幼問題鬧的不可開交,因為立幼不立長滅亡的也不少。大臣們沒有錯,錯的是萬歷,他為自己的四處留情為所欲為付出了代價。這是中國的悲劇,是大明的悲劇,更是張居正的悲劇……

  16. 萬歷 says:

    你們不聽老子的,讓我立了個病秧子,枉斷我大明數百年的江山,可恨……

  17. 歷史 says:

    頂8樓

  18. 王錫爵 says:

    先跑龍套,反正我以后是主角

  19. 拜陽明 says:

    以國家大局計,

  20. 貝貝。 says:

    誰膽敢再罵崇禎老子砍了誰。

  21. 匿名 says:

    皇帝也不容易呀

  22. 申時行 says:

    萬歷,你的時代結束了

  23. 申時行 says:

    你們別逼我

  24. 朱厚照 says:

    我該怎么叫你萬歷?孫子?

  25. 申時行 says:

    萬歷老子殺了你

  26. 朱元璋 says:

    我沒眼看下去了

  27. 諸葛亮 says:

    亮有一計,可挽救大明,想聽么?

  28. 申時行 says:

    我容易么我

  29. 司馬懿 says:

    亮你媽逼、先挽救你自己吧–

  30. 到底 says:

    萬歷實在是聰明啊,他躲在深宮中,任大臣吵去,但外面的情況他是一清二楚。說他躲在宮中是吃大煙啊之類的,是不了解萬歷啊。后來的毛主席倒有點像萬歷

  31. 十三億人民爹 says:

    言官坑人啊,就不能辦點實事嗎,也不考慮大局,總認死理~

  32. 機子成 says:

    操你媽

  33. 匿名 says:

    靠,講的跟原書不一樣啊。坑爹啊~~~

  34. 在人間 says:

    靠,講的跟原書不一樣啊。坑爹啊~~~

  35. 萬歷 says:

    我容易么

  36. 朱元璋 says:

    nb

  37. says:

    你們應先滅了女真

  38. 申時行 says:

    立病秧子為太子,從古至今都是立長不立幼,草泥馬,要不是你有皇帝的工作,老子早帶一幫人殺進紫禁城了,用得著在這跟你和稀泥,老子砍了你

  39. 人民 says:

    十三億人民他爹是我孫子

  40. 歷史的必然 says:

    歷史就是歷史,永遠改變不了了,讀史關鍵是我們能從其中學到什么,所謂前車之鑒,后事之師,讀史修身是也。

  41. 匿名 says:

    %e5%8e%86%e5%8f%b2%e5%b0%b1%e6%98%af%e5%8e%86%e5%8f%b2%ef%bc%8c%e6%b0%b8%e8%bf%9c%e6%94%b9%e5%8f%98%e4%b8%8d%e4%ba%86%e4%ba%86%ef%bc%8c%e8%af%bb%e5%8f%b2%e5%85%b3%e9%94%ae%e6%98%af%e6%88%91%e4%bb%ac%e8%83%bd%e4%bb%8e%e5%85%b6%e4%b8%ad%e5%ad%a6%e5%88%b0%e4%bb%80%e4%b9%88%ef%bc%8c%e6%89%80%e8%b0%93%e5%89%8d%e8%bd%a6%e4%b9%8b%e9%89%b4%ef%bc%8c%e5%90%8e%e4%ba%8b%e4%b9%8b%e5%b8%88%ef%bc%8c%e8%af%bb%e5%8f%b2%e4%bf%ae%e8%ba%ab%e6%98%af%e4%b9%9f%e3%80%82

  42. 嘉靖 says:

    苦也,我要是知道兒子孫子這么鬧,我就不嗑藥了。

  43. 求助 says:

    我想知道為什么皇帝那么怕人辭職?他最大,想讓誰干就讓誰干唄,既然內閣不干要走人,那我就重新任命別人來接替。。。可是為什么內閣一辭職,皇帝就服軟啊?難道不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嗎?還有,我是皇帝,我太子要給誰就給誰,像皇太極,康熙,雍正,乾隆等都不是皇長子啊?而且以皇長子身份后來成為皇帝也不是很多啊?還有,到底是子以母貴優先還是長幼的順序優先啊?

  44. 我是誰 says:

    回樓上,萬歷不上朝之后,執政權基本都是內閣把持著,要是內閣都反了,萬歷就得孤家寡人,干不過大臣(可參照明宣宗部分),而他也被馮保坑過,自然不會信任太監,所以他需要內閣做幫手兼擋箭牌。皇太極當汗可看第七部第一章,雍正是伙同太監改圣旨(要不是的話別噴我),其他不懂。立太子遵循優先立嫡子(皇后的兒子),皇后沒兒子才立長子。

  45. 浪子劍 says:

    中國古代的繼承制度基本是嫡長子繼承制,中國古代的婚姻制度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其他的都是妾,個別皇帝五個皇后之類的被視為悖逆倫常),而嫡子就是妻子的兒子,有嫡子,嫡子繼位,有數個嫡子,按長幼順序繼位,無嫡子就比較麻煩了,有按長幼順序繼位的,有擇賢繼位的,穩定的時期一般傾向于按長幼順序繼位。至于皇帝為什么不能想讓誰繼位就讓誰繼位,那就是皇權來源的問題了,皇權并非天生的,而是由制度保障的,既然制度能賦予皇帝皇權,也就能限制皇帝的皇權。
    元、清皇帝、大汗的繼承沒采用嫡長子繼承制,換當時的話說就是蠻夷不尊漢制,但是這完全符合元清的統治需要。
    皇帝為什么的怕內閣辭職,內閣在政治體制中代行了皇帝部分眼手口甚至是腦的作用,內閣辭職,等于要滅掉部分眼手口腦的功能,換誰也受不了,而正因為內閣如此重要的作用,內閣也不可能隨便任命,其才能、德行、威信等都要得到皇帝和大臣的一定程度上的認可才行,所以倉促間,內閣集體辭職,皇帝只能妥協了。

  46. 我愛一條柴 says:

    哈哈!

  47. 一氣生萬法,混元破乾坤 says:

    朱常洛太短命,二個兒子也差勁。朱常洵更傻。李闖王把他包圍了都不肯拿出錢發軍費給守城士兵,結果士兵打開城門放李闖王入城殺了他了事。百姓放一燈芯在他胖胖的肚子上點著據說亮了三天。他媽的油水真厚。

  48. 匿名 says:

    空談誤國,實干興邦。言宮誤國啊。

  49. 李雨默 says:

    萬歷要有朱元璋,海端的能力就開了這些混蛋的大臣,自己干。自己地盤自己作主。革命接班人當然是自己來指定。

  50. 萬歷 says:

    都怪俺未管住褲襠里的玩意過火了一次惹下麻煩。申卿,王卿,對不起。

  51. Natalia says:

    Hey, that’s polwfrue. Thanks for the news.

  52. 知而不行 says:

    張居正擺了湯顯祖一道?是想當然的臆測還是有真憑實據的事實?—–求解。

  53. frank says:

    ttttt
    ttt
    ttt
    ttt
    tt
    ttt
    t
    tt
    t
    t
    te
    e
    r
    r
    r
    e
    r
    t
    i
    r
    r
    r

    t
    r
    r
    r

    r
    r
    r

    t

    t

    y
    t
    r
    f
    f

    r
    r
    f
    f
    f
    d

    d
    d
    c

    c

    v
    g

    cc
    c
    c
    c

    c
    cc
    c

    c
    c
    c
    c
    c
    c
    c
    c

    c
    c
    f
    f

    d
    d
    c
    x

    s
    s
    s

    e
    e
    e

    e
    e

    w

    e
    s
    d
    g
    g

    g

    dx

    b
    c
    v

    x

    z
    h
    h

    z
    v

    f
    f
    f

    f
    f
    f

    d

    xxcx

    x
    s
    x

    x
    f

    cxv
    g

    s
    g

    a

    v

    c

    zf

    z
    c
    c

    s
    x
    x
    f
    c

    d
    gbnh

    z
    b

    b
    b
    ff
    b
    z
    b

    b
    b
    f
    b
    d
    b

    b
    dh
    tm

    nb

    snn
    ns
    n
    g
    b
    f

    fb
    f

    b

    s

    b
    s

    s

    s

    rdsh

    f
    d
    g

    grs
    s
    s
    fs
    bsf
    g
    d
    gg
    g
    r
    g

    fd

    f
    g

    grt

    b
    ffb
    r
    g
    g

    gs

    r
    sh

    f
    hgr

    shsn

    s

    ns

    n

    n
    s

    s

    s
    ss

    fb
    rs

    h

    fhgsfc
    d
    hyy
    h

    sh

    frehgaga

    fs
    g

    g
    g

    zd
    b

    B

    B

    NRE
    n
    dW

    vf

    w
    F

    F
    W

  54. says:

    真的很好看

  55. 鄭貴妃 says:

    來人啊!把53樓的賤人拖出去斬了!!!

  56. 匿名 says:

    萬歷從“店商”改成了“網商”,也不輕松呀,該受的氣一點沒少。還有這槍打出頭鳥,一點沒錯。本來這申相就是老好人一個,你好我好國家好就行,這在當下比那些只懂混的貪官小人,就算是大大的好官了。就有“刁民總想害朕”

  57. 陽明 says:

    狂踩53樓的,刷屏可恥

  58. 木子 says:

    哈哈,這書中江西出場的頻率有點高喲

  59. 匿名 says:

    啦啦

  60. 匿名 says:

    看了明朝那些事兒,我決定當王學門人

  61. 這是怎么說 says:

    是這么回事兒。

  62. 匿名 says:

    是這么回事兒。

  63. 王守仁 says:

    支持60樓

  64. SB says:

      萬歷十年(1582),上車補票的程序完成,王宮女的地位終于得到了確認,她挺著大肚子,接受了恭妃的封號。

      兩個月后,她不負眾望生下了一個兒子,是為萬歷長子,取名朱常洛。

      消息傳來,舉國歡騰,老太太高興,大臣們也高興,唯一不高興的,就是萬歷。

      因為他對這位恭妃,并沒有太多感情。對這個意外出生的兒子,自然也談不上喜歡。更何況,此時他已經有了德妃。

      德妃,就是后世俗稱的鄭貴妃。北京大興人,萬歷初年進宮,頗得皇帝喜愛。

      在后來的許多記載中,這位鄭貴妃被描述成一個相貌妖艷,陰狠毒辣的女人。但在我看來,相貌妖艷還有可能,陰狠毒辣實在談不上。

      在此后幾十年的后宮斗爭中,此人手段之拙劣,腦筋之愚蠢,反應之遲鈍,實在令人發指。

      綜合史料分析,其智商水平,也就能到菜市場罵個街而已。

      可是萬歷偏偏就喜歡這個女人,經常前去留宿。而鄭妃的肚子也相當爭氣,萬歷十一年(1583)生了個女兒,雖然不能接班,但萬歷很高興,竟然破格提拔,把她升為了貴妃。

      這是一個不詳的先兆,因為在后宮中,貴妃的地位要高于其他妃嬪——包括生了兒子的恭妃。

      而這位鄭貴妃的個人素養也實在很成問題,當上了后妃領導后,除了皇后,誰都瞧不上,特別是恭妃,經常被她稱作老太婆。橫行宮中,專橫跋扈,十分好斗。

      難能可貴的是,貴妃同志不但特別能戰斗,還特別能生。萬歷十四年(1586),她終于生下了兒子,取名朱常洵。

      這位朱常洵,就是后來的福王。按鄭貴妃的想法,有萬歷當靠山,這孩子生出來,就是當皇帝的。但她做夢也想不到,幾十年后,自己這個寶貝兒子會死在屠刀之下。揮刀的人,名叫李自成。

      但在當時,這個孩子的出生,確實讓萬歷欣喜異常。他本來就不喜歡長子朱常洛,打算換人,現在替補來了,怎能不高興?

      然而他很快就將發現,皇帝說話,不一定算數。

      吸取了以往一百多年里,自己的祖輩與言官大臣斗爭的豐富經驗。萬歷沒敢過早暴露目標,絕口不提換人的事,只是靜靜地等待時機成熟,再把生米煮成熟飯。

      可還沒等米下鍋,人家就打上門來了,而且還不是言官。

      萬歷十四年(1586)三月,內閣首輔申時行上奏:望陛下早立太子,以定國家之大計,固千秋之基業。

      老狐貍就是老狐貍,自從鄭貴妃生下朱常洵,申時行就意識到了隱藏的危險。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學生想干什么。

      憑借多年的政治經驗,他也很清楚,如果這么干了,迎面而來的,必定是史無前例的驚濤駭浪。從此,朝廷將永無寧日。

      于是他立即上書,希望萬歷早立長子。言下之意是,我知道你想干嘛,但這事不能干,你趁早斷了這念頭,早點洗了睡吧。

      其實申時行的本意,倒不是要干涉皇帝的私生活:立誰都好,又不是我兒子,與我何干?之所以提早打預防針,實在是出于好心,告訴你這事干不成,早點收手,免得到時受苦。

      可是他的好學生似乎打定主意,一定要吃苦,收到奏疏,只回復了一句話:

      “長子年紀還小,再等個幾年吧。”

      學生如此不開竅,申時行只得嘆息一聲,揚長而去。

      但這一次,申老師錯了,他低估了對方的智商。事實上,萬歷十分清楚這封奏疏的隱含意義。只是在他看來,皇帝畢竟是皇帝,大臣畢竟是大臣,能堅持到底,就是勝利。此即所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但一般說來,沒事上山找老虎玩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打獵,一種是自盡。

      話雖如此,萬歷倒也不打無把握之仗,在正式亮出匕首之前,他決定玩一個花招。

      萬歷十四年(1586)三月,萬歷突然下達諭旨:鄭貴妃勞苦功高,升任皇貴妃。

      消息傳來,真是糞坑里丟炸彈,分量十足。朝廷上下議論紛紛,群情激奮。

      因為在后宮中,皇貴妃僅次于皇后,算第二把手。且歷朝歷代,能獲此殊榮者少之又少(生下獨子或在后宮服務多年)。

      按照這個標準,鄭貴妃是沒戲的。因為她入宮不長,且皇帝之前已有長子,沒啥突出貢獻,無論怎么算都輪不到她。

      萬歷突然來這一招,真可謂是煞費苦心。首先可以藉此提高鄭貴妃的地位,子以母貴,母親是皇貴妃,兒子的名分也好辦;其次還能借機試探群臣的反應。今天我提拔孩子他媽,你們同意了,后天我就敢提拔孩子。溫水煮青蛙,咱們慢慢來。

      算盤打得很好,可惜只是掩耳盜鈴。

      要知道,在朝廷里混事的這幫人,個個都不簡單:老百姓家的孩子,辛辛苦苦讀幾十年書,考得死去活來,進了朝廷,再被踩個七葷八素,這才修成正果。生肖都是屬狐貍的,嗅覺極其靈敏,擅長見風使舵,無事生非。皇帝玩的這點小把戲,在他們面前也就是個笑話,傻子才看不出來。

      更為難得的是,明朝的大臣們不但看得出來,還豁得出去。第一個出頭的,是戶部給事中姜應麟。

      相對而言,這位仁兄還算文明,不說粗話,也不罵人,擺事實講道理:

      “皇帝陛下,聽說您要封鄭妃為皇貴妃,我認為這是不妥的。恭妃先生皇長子,鄭妃生皇三子(中間還有一個,夭折了),先來后到,恭妃應該先封。如果您主意已定,一定要封,也應該先封恭妃為貴妃,再封鄭妃皇貴妃,這樣才算合適。”

      “此外,我還認為,陛下應該盡早立皇長子為太子,這樣天下方才能安定。”

      萬歷再一次憤怒了,這可以理解,苦思冥想幾天,好不容易想出個絕招,自以為得意,沒想到人家不買賬,還一言點破自己的真實意圖,實在太傷自尊。

      為挽回面子,他隨即下令,將姜應麟免職外放。

      好戲就此開場。一天后,吏部員外郎沈璟上書,支持姜應麟,萬歷二話不說,撤了他的職。幾天后,吏部給事中楊廷相上書,支持姜應麟,沈璟,萬歷對其撤職處理。又幾天后,刑部主事孫如法上書,支持姜應麟、沈璟、楊廷相,萬歷同志不厭其煩,下令將其撤職發配。

      在這場斗爭中,明朝大臣們表現出了無畏的戰斗精神:不怕降級,不怕撤職,不怕發配。個頂個地扛著炸藥包往上沖,前仆后繼,人越鬧越多,事越鬧越大。中央的官不夠用了,地方官也上書湊熱鬧,搞得一塌糊涂,烏煙瘴氣。

      然而事情終究還是辦成了,雖然無數人反對,無數人罵仗,鄭貴妃還是變成了鄭皇貴妃。

      雖然爭得天翻地覆,但該辦的事還是辦了。萬歷十四年三月,鄭貴妃正式冊封。

      這件事情的成功解決給萬歷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自己想辦的事情,是能夠辦成的。

      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然而此后,在冊立太子的問題上,萬歷確實消停了——整整消停了四年多。當然,不鬧事,不代表不挨罵。事實上,在這四年里,言官們非常盡責。他們找到了新的突破口——皇帝不上朝,并以此為契機,在雒于仁等模范先鋒的帶領下,繼續奮勇前進。

      但總體而言,小事不斷,大事沒有,安定團結的局面依舊。

      直到這歷史性的一天:萬歷十八年(1590)正月初一。

      解決雒于仁事件后,申時行再次揭開了蓋子:

      “臣等更有一事奏請。”

      “皇長子今年已經九歲,朝廷內外都認為應冊立為太子,希望陛下早日決定。”

      在萬歷看來,這件事比雒于仁的酒色財氣疏更頭疼,于是他接過了申時行剛剛用過的鐵鍬,接著和稀泥:

      “這個我自然知道,我沒有嫡子(即皇后的兒子),長幼有序。

      其實鄭貴妃也多次讓我冊立長子,但現在長子年紀還小,身體也弱,等他身體強壯些后,我才放心啊。”

      這段話說得很有水平,按照語文學來分析,大致有三層意思。

      第一層先說自己沒有嫡子,是說我只能立長子;然后又講長幼有序,是說我不會插隊,但說來說去,就是不說要立誰;接著又把鄭貴妃扯出來,搞此地無銀三百兩。

      最后語氣一轉,得出結論:雖然我只能立長子、不會插隊,老婆也沒有干涉此事,但考慮到兒子太小,身體太差,暫時還是別立了吧。

      這招糊弄別人可能還行,對付申時行就有點滑稽了,和了幾十年稀泥,哪排得上你小子?

      于是申先生將計就計,說了這樣一句話:

      “皇長子已經九歲,應該出閣讀書了,請陛下早日決定此事。”

      這似乎是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但事實絕非如此,因為在明代,皇子出閣讀書,就等于承認其為太子,申時行的用意非常明顯:既然你不愿意封他為太子,那讓他出去讀書總可以吧,形式不重要,內容才是關鍵。

      萬歷倒也不笨,他也不說不讀書,只是強調人如果天資聰明,不讀書也行。申時行馬上反駁,說即使人再聰明,如果沒有人教導,也是不能成才的。

  65. 徐階says says:

    我大明王朝啊

  66. 甘太太 says:

    53樓的可能忘記吃藥了

  67. 上班 says:

    萬歷十年(1582),上車補票的程序完成,王宮女的地位終于得到了確認,她挺著大肚子,接受了恭妃的封號。

      兩個月后,她不負眾望生下了一個兒子,是為萬歷長子,取名朱常洛。

      消息傳來,舉國歡騰,老太太高興,大臣們也高興,唯一不高興的,就是萬歷。

      因為他對這位恭妃,并沒有太多感情。對這個意外出生的兒子,自然也談不上喜歡。更何況,此時他已經有了德妃。

      德妃,就是后世俗稱的鄭貴妃。北京大興人,萬歷初年進宮,頗得皇帝喜愛。

      在后來的許多記載中,這位鄭貴妃被描述成一個相貌妖艷,陰狠毒辣的女人。但在我看來,相貌妖艷還有可能,陰狠毒辣實在談不上。

      在此后幾十年的后宮斗爭中,此人手段之拙劣,腦筋之愚蠢,反應之遲鈍,實在令人發指。

      綜合史料分析,其智商水平,也就能到菜市場罵個街而已。

      可是萬歷偏偏就喜歡這個女人,經常前去留宿。而鄭妃的肚子也相當爭氣,萬歷十一年(1583)生了個女兒,雖然不能接班,但萬歷很高興,竟然破格提拔,把她升為了貴妃。

      這是一個不詳的先兆,因為在后宮中,貴妃的地位要高于其他妃嬪——包括生了兒子的恭妃。

      而這位鄭貴妃的個人素養也實在很成問題,當上了后妃領導后,除了皇后,誰都瞧不上,特別是恭妃,經常被她稱作老太婆。橫行宮中,專橫跋扈,十分好斗。

      難能可貴的是,貴妃同志不但特別能戰斗,還特別能生。萬歷十四年(1586),她終于生下了兒子,取名朱常洵。

      這位朱常洵,就是后來的福王。按鄭貴妃的想法,有萬歷當靠山,這孩子生出來,就是當皇帝的。但她做夢也想不到,幾十年后,自己這個寶貝兒子會死在屠刀之下。揮刀的人,名叫李自成。

      但在當時,這個孩子的出生,確實讓萬歷欣喜異常。他本來就不喜歡長子朱常洛,打算換人,現在替補來了,怎能不高興?

      然而他很快就將發現,皇帝說話,不一定算數。

      吸取了以往一百多年里,自己的祖輩與言官大臣斗爭的豐富經驗。萬歷沒敢過早暴露目標,絕口不提換人的事,只是靜靜地等待時機成熟,再把生米煮成熟飯。

      可還沒等米下鍋,人家就打上門來了,而且還不是言官。

      萬歷十四年(1586)三月,內閣首輔申時行上奏:望陛下早立太子,以定國家之大計,固千秋之基業。

      老狐貍就是老狐貍,自從鄭貴妃生下朱常洵,申時行就意識到了隱藏的危險。他知道,自己的這個學生想干什么。

      憑借多年的政治經驗,他也很清楚,如果這么干了,迎面而來的,必定是史無前例的驚濤駭浪。從此,朝廷將永無寧日。

      于是他立即上書,希望萬歷早立長子。言下之意是,我知道你想干嘛,但這事不能干,你趁早斷了這念頭,早點洗了睡吧。

      其實申時行的本意,倒不是要干涉皇帝的私生活:立誰都好,又不是我兒子,與我何干?之所以提早打預防針,實在是出于好心,告訴你這事干不成,早點收手,免得到時受苦。

      可是他的好學生似乎打定主意,一定要吃苦,收到奏疏,只回復了一句話:

      “長子年紀還小,再等個幾年吧。”

      學生如此不開竅,申時行只得嘆息一聲,揚長而去。

      但這一次,申老師錯了,他低估了對方的智商。事實上,萬歷十分清楚這封奏疏的隱含意義。只是在他看來,皇帝畢竟是皇帝,大臣畢竟是大臣,能堅持到底,就是勝利。此即所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但一般說來,沒事上山找老虎玩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打獵,一種是自盡。

      話雖如此,萬歷倒也不打無把握之仗,在正式亮出匕首之前,他決定玩一個花招。

      萬歷十四年(1586)三月,萬歷突然下達諭旨:鄭貴妃勞苦功高,升任皇貴妃。

      消息傳來,真是糞坑里丟炸彈,分量十足。朝廷上下議論紛紛,群情激奮。

      因為在后宮中,皇貴妃僅次于皇后,算第二把手。且歷朝歷代,能獲此殊榮者少之又少(生下獨子或在后宮服務多年)。

      按照這個標準,鄭貴妃是沒戲的。因為她入宮不長,且皇帝之前已有長子,沒啥突出貢獻,無論怎么算都輪不到她。

      萬歷突然來這一招,真可謂是煞費苦心。首先可以藉此提高鄭貴妃的地位,子以母貴,母親是皇貴妃,兒子的名分也好辦;其次還能借機試探群臣的反應。今天我提拔孩子他媽,你們同意了,后天我就敢提拔孩子。溫水煮青蛙,咱們慢慢來。

      算盤打得很好,可惜只是掩耳盜鈴。

      要知道,在朝廷里混事的這幫人,個個都不簡單:老百姓家的孩子,辛辛苦苦讀幾十年書,考得死去活來,進了朝廷,再被踩個七葷八素,這才修成正果。生肖都是屬狐貍的,嗅覺極其靈敏,擅長見風使舵,無事生非。皇帝玩的這點小把戲,在他們面前也就是個笑話,傻子才看不出來。

      更為難得的是,明朝的大臣們不但看得出來,還豁得出去。第一個出頭的,是戶部給事中姜應麟。

      相對而言,這位仁兄還算文明,不說粗話,也不罵人,擺事實講道理:

      “皇帝陛下,聽說您要封鄭妃為皇貴妃,我認為這是不妥的。恭妃先生皇長子,鄭妃生皇三子(中間還有一個,夭折了),先來后到,恭妃應該先封。如果您主意已定,一定要封,也應該先封恭妃為貴妃,再封鄭妃皇貴妃,這樣才算合適。”

      “此外,我還認為,陛下應該盡早立皇長子為太子,這樣天下方才能安定。”

      萬歷再一次憤怒了,這可以理解,苦思冥想幾天,好不容易想出個絕招,自以為得意,沒想到人家不買賬,還一言點破自己的真實意圖,實在太傷自尊。

      為挽回面子,他隨即下令,將姜應麟免職外放。

      好戲就此開場。一天后,吏部員外郎沈璟上書,支持姜應麟,萬歷二話不說,撤了他的職。幾天后,吏部給事中楊廷相上書,支持姜應麟,沈璟,萬歷對其撤職處理。又幾天后,刑部主事孫如法上書,支持姜應麟、沈璟、楊廷相,萬歷同志不厭其煩,下令將其撤職發配。

      在這場斗爭中,明朝大臣們表現出了無畏的戰斗精神:不怕降級,不怕撤職,不怕發配。個頂個地扛著炸藥包往上沖,前仆后繼,人越鬧越多,事越鬧越大。中央的官不夠用了,地方官也上書湊熱鬧,搞得一塌糊涂,烏煙瘴氣。

      然而事情終究還是辦成了,雖然無數人反對,無數人罵仗,鄭貴妃還是變成了鄭皇貴妃。

      雖然爭得天翻地覆,但該辦的事還是辦了。萬歷十四年三月,鄭貴妃正式冊封。

      這件事情的成功解決給萬歷留下了這樣一個印象:自己想辦的事情,是能夠辦成的。

      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然而此后,在冊立太子的問題上,萬歷確實消停了——整整消停了四年多。當然,不鬧事,不代表不挨罵。事實上,在這四年里,言官們非常盡責。他們找到了新的突破口——皇帝不上朝,并以此為契機,在雒于仁等模范先鋒的帶領下,繼續奮勇前進。

      但總體而言,小事不斷,大事沒有,安定團結的局面依舊。

      直到這歷史性的一天:萬歷十八年(1590)正月初一。

      解決雒于仁事件后,申時行再次揭開了蓋子:

      “臣等更有一事奏請。”

      “皇長子今年已經九歲,朝廷內外都認為應冊立為太子,希望陛下早日決定。”

      在萬歷看來,這件事比雒于仁的酒色財氣疏更頭疼,于是他接過了申時行剛剛用過的鐵鍬,接著和稀泥:

      “這個我自然知道,我沒有嫡子(即皇后的兒子),長幼有序。

      其實鄭貴妃也多次讓我冊立長子,但現在長子年紀還小,身體也弱,等他身體強壯些后,我才放心啊。”

      這段話說得很有水平,按照語文學來分析,大致有三層意思。

      第一層先說自己沒有嫡子,是說我只能立長子;然后又講長幼有序,是說我不會插隊,但說來說去,就是不說要立誰;接著又把鄭貴妃扯出來,搞此地無銀三百兩。

      最后語氣一轉,得出結論:雖然我只能立長子、不會插隊,老婆也沒有干涉此事,但考慮到兒子太小,身體太差,暫時還是別立了吧。

      這招糊弄別人可能還行,對付申時行就有點滑稽了,和了幾十年稀泥,哪排得上你小子?

      于是申先生將計就計,說了這樣一句話:

      “皇長子已經九歲,應該出閣讀書了,請陛下早日決定此事。”

      這似乎是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但事實絕非如此,因為在明代,皇子出閣讀書,就等于承認其為太子,申時行的用意非常明顯:既然你不愿意封他為太子,那讓他出去讀書總可以吧,形式不重要,內容才是關鍵。

      萬歷倒也不笨,他也不說不讀書,只是強調人如果天資聰明,不讀書也行。申時行馬上反駁,說即使人再聰明,如果沒有人教導,也是不能成才的。

      就這樣,兩位仁兄從繼承人問題到教育問題,你來我往,互不相讓,鬧到最后,萬歷煩了:

      “我都知道了,先生你回去吧!”

      話說到這個份上,也只好回去了,申時行離開了宮殿,向自己家走去。

      然而當他剛剛踏出宮門的時候,卻聽到了身后急促的腳步聲。

      申時行轉身,看見了一個太監,他帶來了皇帝的諭令:

      “先不要走,我已經叫皇長子來了,先生你見一見吧。”

      十幾年后,當申時行在家撰寫回憶錄的時候,曾無數次提及這個不可思議的場景以及此后那奇特的一幕,終其一生,他也未能猜透萬歷的企圖。

      申時行不敢怠慢,即刻回到了宮中,在那里,他看見了萬歷和他的兩個兒子,皇長子朱常洛,以及皇三子朱常洵。

      但給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卻并非這兩個皇子,而是此時萬歷的表情。沒有憤怒,沒有狡黠,只有安詳與平和。

      他指著皇長子,對申時行說:

      “皇長子已經長大了,只是身體還有些弱。”

      然后他又指著皇三子,說道:

      “皇三子已經五歲了。”

      接下來的,是一片沉默。

      萬歷平靜地看著申時行,一言不發。此時的他,不是一個酒色財氣的昏庸之輩,不是一個暴跳如雷的使氣之徒。

      他是一個父親,一個看著子女不斷成長,無比欣慰的父親。

      申時行知道機會來了,于是他打破了沉默:

      “皇長子年紀已經大了,應該出閣讀書。”

      萬歷的心意似乎仍未改變:

      “我已經指派內侍教他讀書。”

      事到如今,只好豁出去了:

      “皇上您在東宮的時候,才六歲,就已經讀書了。皇長子此刻讀書,已經晚了!”

      萬歷的回答并不憤怒卻讓人哭笑不得:

      “我五歲就已能讀書!”

      申時行知道,在他的一生中,可能再也找不到一個更好的機會,去勸服萬歷,于是他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他上前幾步,未經許可,便徑自走到了皇長子的面前,端詳片刻,對萬歷由衷地說道:

      “皇長子儀表非凡,必成大器,這是皇上的福分啊,希望陛下能夠早定大計,朝廷幸甚!國家幸甚!”

      萬歷十八年正月初一日,在憤怒、溝通、爭執后,萬歷終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萬歷微笑地點點頭,對申時行說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其實鄭貴妃也勸過我早立長子,以免外人猜疑,我沒有嫡子,冊立長子是遲早的事情啊。”

      這句和緩的話,讓申時行感到了溫暖,兒子出來了,好話也說了,雖然也講幾句什么鄭貴妃支持,沒有嫡子之類的屁話,但終究是表了態。

      形勢大好,然而接下來,申時行卻一言不發,行禮之后便退出了大殿。

      這正是他絕頂聰明之處,點到即止,見好就收,今天先定調,后面慢慢來。

      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次和諧的對話,不但史無前例,而且后無來者。“爭國本”事件的嚴重性,將遠遠超出他的預料,因為決定此事最終走向的,既不是萬歷,也不會是他。

      談話結束后,申時行回到了家中,開始滿懷希望地等待萬歷的圣諭,安排皇長子出閣讀書。

      可是一天天過去了,希望變成了失望。到了月底,他也坐不住了,隨即上疏,詢問皇長子出閣讀書的日期。這意思是說,當初咱倆談好的事,你得守信用,給個準信。

      但是萬歷似乎突然失憶,啥反應都沒有,申時行等了幾天,一句話都沒有等到。

      既然如此,那就另出新招,幾天后,內閣大學士王錫爵上書:

      “陛下,其實我們不求您立刻冊立太子,只是現在皇長子九歲,皇三子已五歲,應該出閣讀書。”

      不說立太子,只說要讀書,而且還把皇三子一起拉上,由此而見,王錫爵也是個老狐貍。

      萬歷那邊卻似乎是人死絕了,一點消息也沒有,王錫爵等了兩個月,石沉大海。

      到了四月,包括申時行在內,大家都忍無可忍了,內閣四名大學士聯名上疏,要求冊立太子。

      嘗到甜頭的萬歷故伎重演:無論你們說什么,我都不理,我是皇帝,你們能把我怎么樣?

      但他實在低估了手下的這幫老油條,對付油鹽不進的人,他們一向都是有辦法的。

      幾天后,萬歷同時收到了四份奏疏,分別是申時行、王錫爵、許國、王家屏四位內閣大學士的辭職報告。理由多種多樣,有說身體不好,有說事務繁忙,難以繼任的,反正一句話,不干了。

      自萬歷退居二線以來,國家事務基本全靠內閣,內閣一共就四個人,要是都走了,萬歷就得累死。

      沒辦法,皇帝大人只好現身,找內閣的幾位同志談判,好說歹說,就差求饒了,并且當場表態,會在近期解決這一問題。

      內閣的幾位大人總算給了點面子,一番交頭接耳之后,上報皇帝:

      病的還是病,忙的還是忙,但考慮到工作需要,王家屏大學士愿意顧全大局,繼續干活。

      萬歷竊喜。

      因為這位兄弟的策略,叫拖一天是一天。拖到這幫老家伙都退了,皇三子也大了,到時木已成舟,不同意也得同意。這次內閣算是上當了。

      然而上當的人,只有他。

      因為他從未想過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留下來的,偏偏是王家屏呢?

      王家屏,山西大同人,隆慶二年進士。簡單地說,這是個不上道的人。

      王家屏的科舉成績很好,被選為庶吉士,還編過《世宗實錄》,應該說是很有前途的,可一直以來,他都沒啥進步。原因很簡單,高拱當政的時候,他曾上書彈劾高拱的親戚,高首輔派人找他談話,讓他給點面子,他說,不行。

      張居正當政的時候,他搞非暴力不合作。照常上班,就是不靠攏上級,張居正剛病倒的時候,許多人都去祈福,表示忠心,有人拉他一起去,他說,不去。

      張居正死了,萬歷十二年,他進入內閣,成為大學士。此時的內閣,已經有了申時行、王錫爵、許國三個人,他排第四。按規矩,這位甩尾巴的新人應該老實點,可他偏偏是個異類,每次內閣討論問題,即使大家都同意,他覺得不對,就反對。即使大家都反對,他覺得對,就同意。

      他就這么在內閣里硬挺了六年,誰見了都怕,申時行拿他也沒辦法。更有甚者,寫辭職信時,別人的理由都是身體有病,工作太忙,他卻別出一格,說是天下大旱,作為內閣成員,負有責任,應該辭職(久旱乞罷)。

      把他留下來,就是折騰萬歷的。

      幾天后,禮部尚書于慎行上書,催促皇帝冊立太子,語言比較激烈。萬歷也比較生氣,罰了他三個月工資。

      事情的發生,應該還算正常,不正常的,是事情的結局。

      換在以往,申時行已經開始揮舞鐵鍬和稀泥了,先安慰皇帝,再安撫大臣,最后你好我好大家好,收工。

      相比而言,王家屏要輕松得多,因為他只有一個意見——支持于慎行。

      工資還沒扣,他就即刻上書,為于慎行辯解,說了一大通道理,把萬歷同志的脾氣活活頂了回去。但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一次,萬歷沒有發火。

      因為他發不了火,事情很清楚,內閣四個人,走了三個,留下來的這個,還是個二桿子,明擺著是要為難自己。而且這位堅持戰斗的王大人還說不得,再鬧騰一次,沒準就走人了,到時誰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可是光忍還不夠,言官大臣赤膊上陣,內閣打黑槍,明里暗里都來,比逼宮還狠,不給個說法,是熬不過去了。

      幾天后,一個太監找到了王家屏,向他傳達了皇帝的諭令:

      “冊立太子的事情,我準備明年辦,不要再煩(擾)我了。”

      王家屏頓時喜出望外,然而,這句話還沒有講完:

      “如果還有人敢就此事上書,就到十五歲再說!”

      朱常洛是萬歷十年出生的,萬歷發出諭令的時間是萬歷十八年,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如果你們再敢鬧騰,這事就六年后再辦!

      雖然不是無條件投降,但終究還是有了個說法,經過長達五年的斗爭,大臣們勝利了——至少他們自己這樣認為。

      事情解決了,王家屏興奮了,興奮之余,就干了一件事。

      他把皇帝的這道諭令告訴了禮部,而第一個獲知消息的人,正是禮部尚書于慎行。

      于慎行欣喜若狂,當即上書告訴皇帝:

      “此事我剛剛知道,已經通報給朝廷眾官員,要求他們耐心等候。”

      萬歷氣得差點吐了白沫。

      因為萬歷給王家屏的,并不是正規的圣旨,而是托太監傳達的口諭,看上去似乎沒區別,但事實上,這是一個有深刻政治用意的舉動。

      其實在古代,君無戲言這句話基本是胡扯,皇帝也是人,時不時編個瞎話,吹吹牛,也很正常,真正說了就要辦的,只有圣旨。白紙黑字寫在上面,糊弄不過去。所以萬歷才派太監給王家屏傳話,而他的用意很簡單:這件事情我心里有譜,但現在還不能辦,先跟你通個氣,以后遇事別跟我對著干,咱們慢慢來。

      皇帝大人原本以為,王大學士好歹在朝廷混了幾十年,這點覺悟應該還有,可沒想到,這位一根筋的仁兄竟然把事情捅了出去,密談變成了公告,被逼上梁山了。

      他當即派出太監,前去內閣質問王家屏,卻得到了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王家屏是這樣辯解的:

      “冊立太子是大事,之前許多大臣都曾因上疏被罰,我一個人定不了,又被許多大臣誤會,只好把陛下的旨意傳達出去,以消除大家的疑慮(以釋眾惑)。”

      這番話的真正意思大致是這樣的:我并非不知道你的用意,但現在我的壓力也很大,許多人都在罵我,我也沒辦法,只好把陛下拉出來背黑鍋了。

      雖然不上道,也是個老狐貍。

      既然如此,就只好將錯就錯了,幾天后,萬歷正式下發圣旨:

      “關于冊立皇長子為太子的事情,我已經定了,說話算數(誠待天下),等長子到了十歲,我自然會下旨,到時冊立出閣讀書之類的事情一并解決,就不麻煩你們再催了。”

      長子十歲,是萬歷十九年,也就是下一年,皇帝的意思很明確,我已經同意冊立長子,你們也不用繞彎子,搞什么出閣讀書之類的把戲,讓老子清凈一年,明年就立了!

      這下大家都高興了,內閣的幾位仁兄境況也突然大為改觀,有病的病好了,忙的也不忙了,除王錫爵(母親有病,回家去了,真的)

      外,大家都回來了。

      剩下來的,就是等了。一晃就到了萬歷二十年,春節過了,春天過了,都快要開西瓜了,萬歷那里一點消息都沒有。

      泱泱大國,以誠信為本,這就沒意思了。

      可是萬歷二十年畢竟還沒過,之前已經約好,要是貿然上書催他,萬一被認定毀約,推遲冊立,違反合同的責任誰都負擔不起,而且皇上到底是皇上,你上疏說他耍賴,似乎也不太妥當。

      一些腦子活的言官大臣就開始琢磨,既要敲打皇帝,又不能留把柄,想來想去,終于找到了一個完美的替代目標——申時行。

      沒辦法,申大人,誰讓你是首輔呢?也只好讓你去扛了。

      很快,一封名為《論輔臣科臣疏》的奏疏送到了內閣,其主要內容,是彈劾申時行專權跋扈,壓制言官,使得正確意見得不到執行。

      可憐,申首輔一輩子和稀泥,東挖磚西補墻,累得半死,臨了還要被人玩一把,此文言辭尖銳,指東打西,指桑罵槐,可謂是政治文本的典范。

      文章作者,是南京禮部主事湯顯祖,除此文外,他還寫過另一部更有名的著作——牡丹亭。

      【湯顯祖】

      湯顯祖,字義仍,江西臨川人,上書這一年,他四十二歲,官居六品。

      雖說四十多歲才混到六品,實在不算起眼。但此人絕非等閑之輩,早在三十年前,湯先生已天下聞名。

      十三歲的時候,湯顯祖就加入了泰州學派(也沒個年齡限制),成為了王學的門人,跟著那幫“異端”四處鬧騰,開始出名。

      二十一歲,他考中舉人。七年后,到京城參加會試,運氣不好,遇見了張居正。

      之所以說運氣不好,并非張居正討厭他,恰恰相反,張首輔很賞識他,還讓自己的兒子去和他交朋友。

      這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可問題在于,湯先生異端中毒太深,瞧不起張居正,擺了譜,表示拒不交友。

      他既然敢跟張首輔擺譜,張首輔自然要擺他一道,考試落榜也是免不了的。三年后,他再次上京趕考,張首輔鍥而不舍,還是要兒子和他交朋友,算是不計前嫌。但湯先生依然不給面子,再次擺譜。首輔大人自然再擺他一道,又一次落榜。

      但湯先生不但有骨氣,還有毅力,三年后再次趕考,這一次張首輔沒有再阻攔他(死了),終于成功上榜。

      由于之前兩次跟張居正硬扛,湯先生此時的名聲已經是如日中天。當朝的大人物張四維、申時行等人都想拉他,可湯先生死活不搭理人家。

      不搭理就有不搭理的去處,名聲大噪的湯顯祖被派到了南京,幾番折騰,才到禮部混了個主事。

      南京本來就沒事干,南京的禮部更是閑得出奇,這反倒便宜了湯先生。閑暇之余開始寫戲,并且頗有建樹,日子過得還算不錯,直到萬歷十九年的這封上疏。

      很明顯,湯先生的政治高度比不上藝術高度,奏疏剛送上去,申時行還沒說什么,萬歷就動手了。

      對于這種殺雞儆猴的把戲,皇帝大人一向比較警覺(他也常用這招),立馬做出了反應,把湯顯祖發配到邊遠地區(廣東徐聞)去當典史。

      這是一次極其致命的打擊,從此湯先生再也沒能翻過身來。

      萬歷這輩子罷過很多人的官,但這一次,是最為成功的。因為他只罷掉了一個六品主事,卻換回一個明代最偉大的戲曲家,賺大發了。

      二十八歲落榜后,湯顯祖開始寫戲。三十歲的時候,寫出了《紫簫記》;三十八歲,寫出了《紫釵記》。四十二歲被趕到廣東,七年后京察,又被狠狠地折騰了一回,索性回了老家。

      來回倒騰幾十年,一無所獲。在極度苦悶之中,四十九歲的湯顯祖回顧了自己戲劇化的一生,用悲涼而美艷的辭藻寫下了他所有的夢想和追求,是為《還魂記》,后人又稱《牡丹亭》。

      牡丹亭,全劇共十五出,描述了一個死而復生的愛情故事,(情節比較復雜,有興趣自己去翻翻)。此劇音律流暢,詞曲優美,轟動一時,時人傳誦:牡丹一出,西廂(《西廂記》)失色。此后傳唱天下百余年,堪與之媲美者,唯有孔尚任之《桃花扇》。

      為官不濟,為文不朽,是以無憾。

      〖史贊:二百年來,一人而已。〗

      總的說來,湯顯祖的運氣是不錯的,因為更麻煩的事,他還沒趕上。

      湯先生上書兩月之后,福建僉事李琯就開炮了,目標還是申時行。

      不過這次更狠,用詞狠毒不說,還上升到政治高度,一條條列下來,彈劾申時行十大罪,轉瞬之間,申先生就成了天字第一號大惡人。

      萬歷也不客氣,再度發威,撤了李琯的職。

      命令一下,申時行卻并不高興,反而唉聲嘆氣,憂心忡忡。

      因為到目前為止,雖然你一刀我一棍打個不停,但都是摸黑放槍,誰也不挑明。萬歷的合同也還有效,拖到年尾,皇帝賴賬就是理虧,到時再爭,也是十拿九穩。

      可萬一下面這幫憤中憤老忍不住,玩命精神爆發,和皇帝公開死磕,事情就難辦了。

      俗語云:怕什么,就來什么。

      工部主事張有德終于忍不住了,他憤然上書,要求皇帝早日冊立太子。

      等的就是你。

      萬歷隨即做出反應,先罰了張有德的工資,鑒于張有德撕毀合同,冊立太子的事情推后一年辦理。

      這算是正中下懷,本來就不大想立,眼看合同到期,正為難呢,來這么個冤大頭,不用白不用。冊立的事情也就能堂而皇之地往后拖了。

      事實上,這是他的幻想。

      因為在大臣們看來,這合同本來就不合理,忍氣吞聲大半年,那是給皇帝面子,早就一肚子苦水怨氣沒處瀉,你敢蹦出來,那好,咱們就來真格的!

      當然,萬歷也算是老運動員了。對此他早有準備,無非是來一群大臣瞎咋呼,先不理,鬧得厲害再出來說幾句話,把事情熬過去,完事。

      形勢的發展和他的預料大致相同,張有德走人后,他的領導,工部尚書曾同亨就上書了,要求皇帝早日冊立太子。

      萬歷對此嗤之以鼻,他很清楚,這不過是個打頭的,大部隊在后。

      下面的程序他都能背出來,吵吵嚷嚷,草草收場,實在毫無新鮮可言。

      然而當下一封奏疏送上來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錯了。

      這封奏疏的署名人并不多,只有三個,分別是申時行、許國、王家屏。

      但對萬歷而言,這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因為之前無論群臣多么反對,內閣都是支持他的。即使以辭職回家相威脅,也從未公開與他為敵,是他的最后一道屏障,現在竟然公開站出來和他對著干,此例一開,后果不堪設想。

      特別是申時行,雖說身在內閣,時不時也說兩句,但那都是做給人看的。平日里忙著和稀泥,幫著調節矛盾,是名副其實的臥底兼間諜。

      可這次,申時行連個消息都沒透,就打了個措手不及,實在太不夠意思,于是萬歷私下派出了太監,斥責申時行。

      一問,把申時行也問糊涂了,因為這事他壓根就不知道!

      事情是這樣的,這封奏疏是許國寫的,寫好后讓王家屏署名,王兄自然不客氣,提筆就簽了名,而申時行的底細他倆都清楚,這個老滑頭死也不會簽,于是許大人膽一壯,代申首輔簽了名,拖下了水。

      事已至此,申大人只能一臉無辜的表白:

      “名字是別人代簽的,我事先真不知道。”

      事情解釋了,太監也回去了,可申先生卻開始琢磨了:萬一太監傳達不對怎么辦?萬一皇帝不信怎么辦?萬一皇帝再激動一次,把事情搞砸怎么辦?

      想來想去,他終于決定,寫一封密信。

      這封密信的內容大致是說,我確實不知道上奏的事情,這事情皇上你不要急,自己拿主意就行。

      客觀地講,申時行之所以說這句話,倒不一定是耍兩面派,因為他很清楚皇帝的性格:

      像萬歷這號人,屬于死要面子活受罪,打死也不認錯的。看上去非常隨和,實際上極其固執,和他硬干,是沒有什么好處的。

      所以申時行的打算,是先穩住皇帝,再慢慢來。

      事實確如所料,萬歷收到奏疏后,十分高興,當即回復:

      “你的心意我已知道,冊立的事情我已有旨意,你安心在家調養就是了。”

      申時行總算松了口氣,事情終于糊弄過去了。

      但他做夢也想不到,他長達十年的和稀泥生涯,將就此結束——因為那封密信。

      申時行的這封密信,屬于機密公文,按常理,除了皇帝,別人是看不見的。

      可是在幾天后的一次例行公文處理中,萬歷將批好的文件轉交內閣,結果不留神,把這封密信也放了進去。

      這就好比拍好了照片存電腦,又把電腦拿出去給人修,是個要命的事。

      文件轉到內閣,這里是申時行的地盤,按說事情還能挽回。可問題在于申大人為避風頭,當時還在請病假,負責工作的許國也沒留意,順手就轉給了禮部。

      最后,它落在了禮部給事中羅大纮的手里。

      羅大纮,江西吉水人。關于這個人,只用一句就能概括:一個稱職的言官。

      看到申時行的密信后,羅大纮非常憤怒,因為除了耍兩面派外,申時行在文中還寫了這樣一句話:惟親斷親裁,勿因小臣妨大典。

      這句話說白了,就是你自己說了算,不要理會那些小臣。

      我們是小臣,你是大臣?!

      此時申時行已經發現了密信外泄,他十分緊張,立刻找到了羅大纮的領導,禮部科給事中胡汝寧,讓他去找羅大纮談判。

      可惜羅大纮先生不吃這一套,寫了封奏疏,把這事給捅了出去,痛罵申時行兩面派。

      好戲就此開場,言官們義憤填膺。吏部給事中鐘羽正、候先春隨即上書,痛斥申時行,中書黃正賓等人也跟著湊熱鬧,罵申時行老滑頭。

      眼看申首輔吃虧,萬歷當即出手,把羅大纮趕回家當了老百姓,還罰了上書言官的工資。

      但事情鬧到這個份上,已經無法收拾了。

      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申時行,終究在陰溝里翻了船。自萬歷十年以來,他忍辱負重,上下協調,獨撐大局,打落門牙往肚里吞,至今已整整十年。

      現在,他再也支撐不下去了。

      萬歷十九年(1591)九月,申時行正式提出辭職,最終得到批準,回鄉隱退。

      大亂就此開始。

    下一章:第6部:日落西山 第四章 混戰
    上一章:第6部:日落西山 第二章 和稀泥的藝術
    66 條評論 發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三章 游戲的開始”上

    好吧 says:
    佩服

    非煙 says:
    明朝這些大臣太強悍了,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雪浴心原 says:
    1,看這語氣是說湯某的前程是被張某攔下來的?
    2,這次爭論于國家有害無益
    3,萬歷有病,自己的兒子都不讓讀書,怎么打理家事國事天下事?
    別的不說,點到為止

    渴望英雄 says:
    封建時代竟然如此民主,可貴也!

  68. 游俠 says:

    嘉靖、萬歷是明亡禍首其實很有道理,都不考慮身后接班人的培養,導致最終崇禎的這二愣子上臺亂作為,讓敵人有了可趁之機。

  69. 蔣介石 says:

    64L你媽死了吧 寫這么多 我怎么往下翻? 拿你媽的舒暢陰道往下滑么? 滾回去多吃點飯再來BB

  70. 明神宗朱翊鈞 says:

    上諭:封皇長子為太子——欽此

  71. 導演 says:

    全劇終

  72. 張岱 says:

    看過《牡丹亭》劇本的有幾人?

  73. 開天行道肇紀立極大圣至神仁文義武俊德成功高皇帝朱元璋 says:

    你們這群龜孫子,唉。。。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