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分享到:

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九章 決心

所屬目錄:明朝那些事兒    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

  【勝利之路】

  努爾哈赤決定,要把眼前這座不聽話的城市,以及那個敢調侃他的無名小卒徹底滅掉。

  他相信自己能夠做到這一點,因為他已確知,這是一座孤城,在它的前方和后方,沒有任何援軍,也不會有援軍,而在城中抵擋的,只是一名不聽招呼的將領,和一萬多孤立無援的明軍。

  六年前,在薩爾滸,他用四萬多人,擊潰了明朝最為精銳的十二萬軍隊,連在朝鮮打得日本人屁滾尿流的名將劉綎,也死在了他的手上。

  現在,他率六萬精銳軍隊,一路所向披靡,來到了這座小城,面對著僅一萬多人的守軍,和一個叫袁崇煥的無名小卒。

  勝負毫無懸念。

  對于這一點,無論是努爾哈赤以及他手下的四大貝勒,還是明朝的高第、甚至孫承宗,都持相同觀點。

  〖我們的同志在困難的時候,要看到成績,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們的勇氣。

  ——毛澤東〗

  袁崇煥是相信光明的,因為在他的手中,有四種制勝的武器。

  第一種武器叫死守,簡單說來就是死不出城,任你怎么打,就不出去,死也死在城里。

  雖然這個戰略比較慫,但很有效,你有六萬人,我只有一萬人,憑什么出去讓你打?有種你打進來,我就認輸。

  他的第二種武器,叫紅夷大炮。

  大炮,是明朝的看家本領,當年打日本的時候,就全靠這玩意,把上萬鬼子送上天,殺人還兼帶毀尸功能,實在是驅趕害蟲的不二利器。

  但這招在努爾哈赤身上,就不大中用了,因為日軍的主力是步兵,而后金都是騎兵,速度極快,以明代大炮的射速和質量,沒打幾炮馬刀就招呼過來了。

  袁崇煥清楚這一點,但他依然用上了大炮——進口大炮。

  紅夷大炮,也叫紅衣大炮,純進口產品,國外生產,國外組裝。

  我并非瞧不起國貨,但就大炮而言,還是外國的好。其實明代的大炮也還湊合,在小型手炮上面(小佛郎機),還有一定技術優勢,但像大將軍炮這種大型火炮,就出問題了。

  這是一個無法攻克的技術問題——炸膛。

  大家要知道,當時的火炮,想把炮彈打出去,就要裝火藥,炮彈越重,火藥越多,如果火藥裝少了,沒準炮彈剛出炮膛就掉地上了,最大殺傷力也就是砸人腳,可要是裝多了,由于炮管是一個比較封閉的空間,就會內部爆炸,即炸膛。

  用哲學觀點講,這是一個把炸藥填入炮膛,卻只允許其沖擊力向一個方向(前方)前進的二律背反悖論。

  這個問題到底怎么解決,我不知道,袁崇煥應該也不知道,但外國人知道,他們造出了不炸膛的大炮,并幾經輾轉,落在了葡萄牙人的手里。

  至于這炮到底是哪產的,史料有不同說法。有的說是荷蘭,有的說是英國,羅爾斯羅伊斯還是飛利浦,都無所謂,好用就行。

  據說這批火炮共有三十門,經葡萄牙倒爺的手,賣給了明朝。拿回來試演,當場就炸膛了一門(絕不能迷信外國貨),剩下的倒還能用,經袁崇煥請求,十門炮調到寧遠,剩下的留在京城裝樣子。

  這十門大炮里,有一門終將和努爾哈赤結下不解之緣。

  為保證大炮好用,袁崇煥還專門找來了一個叫孫元化的人。按照慣例,買進口貨,都要配發中文說明書,何況是大炮。葡萄牙人很夠意思,雖說是二道販子,沒有說明書,但可以搞培訓,就專門找了幾個中國人,集中教學,而孫元化就是葡萄牙教導班的優秀學員。

  袁崇煥的第三種武器,叫做堅壁清野。

  為了保證不讓敵人搶走一粒糧,喝到一滴水,袁崇煥命令,燒毀城外的一切房屋、草料,將所有居民轉入城內。此外,他還干了一件此前所有努爾哈赤的對手都沒有干過的事——清除內奸。

  努爾哈赤是個比較喜歡耍陰招的人,對派奸細里應外合很有興趣,此前的撫順、鐵嶺、遼陽、沈陽、廣寧都是這么拿下的。

  努爾哈赤不了解袁崇煥,袁崇煥卻很了解努爾哈赤,他早摸透了這招,便組織了除奸隊,挨家挨戶查找外來人口,遇到奸細立馬干掉,并且派民兵在城內站崗,預防奸細破壞。

  死守、大炮、堅壁清野,但這還不夠,遠遠不夠,努爾哈赤手下的六萬精兵,已經把寧遠團團圍住,突圍是沒有希望的,死守是沒有援兵的,即使擊潰敵人,他們還會再來,又能支撐多久呢?

  所以最終將他帶上勝利之路的,是最后一種武器。

  這件武器,從一道命令開始。

  布置外防務后,袁崇煥叫來下屬,讓他立即到山海關,找到高第,向他請求一件事。

  這位部下清楚,這是去討援兵,但他也很迷茫,高先生跑得比兔子都快,才把兵撤回去,怎么可能派兵呢?

  “此行必定無果,援兵是不會來的。”

  袁崇煥鎮定地回答:

  “我要你去,不是討援兵的。”

  “請你轉告高大人,我不要他的援兵,只希望他做一件事。”

  “如發現任何自寧遠逃回的士兵或將領,格殺勿論!”

  這件武器的名字,叫做決心。

  我沒有朝廷的支持,我沒有老師的指導,我沒有上級的援兵,我沒有勝利的把握,我沒有幸存的希望。

  但是,我有一個堅定的信念。

  我不會后退,我會堅守在這里,戰斗到最后一個人,即使同歸于盡,也絕不后退。

  這就是我的決心。

  正月二十四日的那一天,戰爭即將開始之前,袁崇煥召集了他的所有部下,在一片驚愕聲中,向他們跪拜。

  他坦白地告訴所有人,不會有援兵,不會有幫手,寧遠已經被徹底拋棄。

  但是我不想放棄,我將堅守在這里,直到最后一刻。

  然后他咬破中指寫下血書,鄭重地立下了這個誓言。

  我不知道士兵們的反應,但我知道,在那場戰斗中,在所有堅守城池的人身上,只有勇氣、堅定和無畏,沒有懦弱。

  天啟六年正月二十四日晨,努爾哈赤帶著輕蔑的神情,發動了進攻的命令,聲勢浩大的精銳后金軍隨即涌向孤獨的寧遠城。

  必須說明,后金軍攻城,不是光膀子去的,他們也很清楚,騎著馬是沖不上城墻的,事實上,他們有一套相當完整的戰術系統,大致有三撥人。

  每逢攻擊時,后金軍的前鋒,都由一種特別的兵種擔任——楯兵。

  所有的楯兵都推著楯車。所謂楯車,是一種木車,在厚木板的前面裹上幾層厚牛皮,潑上水,由于木板和牛皮都相當皮實,明軍的火器和弓箭無法射破,這是第一撥人。

  第二撥是弓箭手,躲在楯車后面,以斜四十五度角向天上射箭(射程很遠),甭管射不射得中,射完就走人。

  最后一撥就是騎兵,等前面都忙活完了,距離也就近了,沖出去砍人效果相當好。

  無數明軍就是這樣被擊敗的,火器不管用,騎兵砍不過人家,只好就此覆滅。

  這次的流程大致相同,無數的楯兵推著木車,向著城下挺進,他們相信,城中的明軍和以往沒有區別,火器和弓箭將在牛皮面前屈服。

  然而牛皮破了。

  架著云梯的后金軍躲在木板和牛皮的后面,等待靠近城墻的時刻,但他們等到的,只是晴天的霹靂聲,以及從天而降的不明物體。

  值得慶祝的是,他們中的許多人還是俯瞰到了寧遠城的全貌——在半空中。

  寧遠城頭的紅夷大炮,以可怕的巨響,噴射著燦爛的火焰,把無數的后金軍,他們破碎的楯車,以及無數張牛皮,都送上了天空——然后是地府。

  關于紅夷大炮的效果,史書中的形容相當貼切且聳人聽聞:“至處遍地開花,盡皆糜爛”。

  當第一聲炮響的時候,袁崇煥不在城頭,他正在接見外國朋友——朝鮮翻譯韓瑗。

  巨響嚇壞了朝鮮同志,他驚恐地看著袁崇煥,卻只見到一張笑臉,以及輕松的三個字:

  “賊至矣!”

  幾個月前,當袁崇煥決心抵抗之時,就已安排了防守體系,總兵滿桂守東城,參將祖大壽守南城,副將朱輔守西城,副總兵朱梅守北城,袁崇煥坐鎮中樓,居高指揮。

  四人之中,以滿桂和祖大壽的能力最強,他們守護的東城和南城,也最為堅固。

  后金軍是很頑強的,在經歷了重大打擊后,他們毫不放棄,踩著前輩的尸體,繼續向城池挺進。

  他們選擇的主攻方向,是西南面。

  這個選擇不是太好,因為西邊的守將是朱輔,南邊的守將是祖大壽,所以守護西南面的,是朱輔和祖大壽。

  更麻煩的是,后金軍剛踏著同志們的尸體沖到了城墻邊,就陷入了一個奇怪的境地。

  攻城的方法,大抵是一方架云梯,拼命往上爬,一方扔石頭,拼命不讓人往上爬,只要皮厚硬頭皮,沖上去就贏了。

  可是這次不同,城下的后金軍驚奇地發現,除頂頭挨炮外,他們的左側、右側、甚至后方都有連綿不斷的炮火襲擊,可謂全方位、全立體,無處躲閃,痛不欲生。

  這個痛不欲生的問題,曾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后來我去了一趟興城(今寧遠),又查了幾張地圖,解了。

  簡單地講,這是一個建筑學問題。

  要說清這個問題,應該畫幾個圖,可惜我畫得太差,不好拿出來丟人,只好用漢字代替了,看懂就行。

  大家知道,一般的城池,是“口”字型,四四方方,一方爬,一方不讓爬,比較厚道。

  更猛一點的設計,是“凹”字型,敵軍進攻此類城池時,如進入凹口,就會受到左中右三個方向的攻擊,相當難受。

  這種設計常見于大城的內城,比如北京的午門,西安古城墻的甕城,就是這個造型。

  或者是城內有點兵,沒法拉出去打,又不甘心挨打的,也這么修城,殺點敵人好過把癮。

  但我查過資料兼實地觀查之后,才知道,創意是沒有止境的。

  寧遠的城墻,大致是個“山”字。

  也就是說,在城墻的外面,伸出去一道城樓,在這座城樓上派兵駐守,會有很多好處,比如敵人剛進入山字的兩個入口時,就打他們的側翼,敵人完全進入后,就打他們的屁股。如果敵人還沒有進來,在城頭上架門炮,可以提前把他們送上天。

  此外,這個設計還有個好處,敵人沖過來的時候,有這個玩意,可以把敵人分流成兩截,分開打。

  當然疑問也是有的,比如把城樓修得如此靠前,幾面受敵,如果敵人集中攻打城樓,該怎么辦呢?

  答案:隨便打,無所謂。

  因為這座城樓伸出去,就是讓人打的。而且我查了一下,這座城樓可能是實心的,下面沒有通道,士兵調遣都在城頭上進行,也就是說,即使你把城樓拆了,還得接著啃城墻,壓根就進不了城。

  我不知道這城樓是誰設計的,只覺得這人比較狠。

  除地面外,后金軍承受了來自前、后、左、右、上(天上)五個方向的打擊,他們能夠得到的唯一遮擋,就是同伴的尸體,所以片刻之間,已經尸橫遍野,血流成河。

  然而進攻者沒有退縮,無功而返,努爾哈赤的面子且不管,啥都沒弄到,回去怎么跟老婆孩子交代?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后金軍終于爆發了。

  雖然不斷有戰友飛上天空,但他們在尸體的掩護下,終究還是來到了城下,開始架云梯。

  然而炮火實在太猛,天上還不斷掉石頭,弓箭火槍不停地打,剛架上去,就被推下來,幾次三番,他們爬墻的積極性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于是決定改變策略——鉆洞。

  具體施工方法是,在頭上蓋牛皮木板,用大斧、刀劍對著城墻猛劈,最終的工程目的,是把城墻鑿穿。

  這是一個難度很大的工程,頭頂上經常高空拋物不說,還缺乏重型施工機械,就憑人刨,那真是相當之困難。

  但后金軍用施工成績證明,他們之前的一切勝利,都不是僥幸取得的。

  在寒冷的正月,后金挖墻隊頂著炮火,憑借刀劈手刨,竟然把堅固的城墻挖出了幾個大洞,按照史料的說法,是“鑿墻缺二丈者三四處”,也就是說,二丈左右的缺口,挖出了三四個。

  明軍毫無反應。

  不是沒反應,而是沒辦法反應,因為城頭的大炮是有射程的,敵人若貼近城墻,就會進入射擊死角,炮火是打不著的,而火槍、弓箭都無法穿透后金軍的牛皮,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對方緊張施工,毫無辦法。

  就古代城墻而言,鑿開兩丈大的洞,就算是致命傷了,一般都能塌掉,但奇怪的是,洞鑿開了,城墻卻始終不垮。

  原因在于天冷,很冷。

  按史料分析,當時的溫度大致在零下幾十度,城墻的地基被冰凍住,所以不管怎么鑿,就是垮不下來。

  但袁崇煥很著急,因為指望老天爺,畢竟是不靠譜的,按照這個工程進度,沒過多久,城墻就會被徹底鑿塌,六萬人涌進來,說啥都沒用了。

  當務之急,要干掉城下的那幫牛皮護身的工兵,然而大炮打不著,火槍沒有用,如之奈何?

  關鍵時刻,群眾的智慧發揮了最為重要的作用。

  城墻即將被攻破之際,城頭上的明軍突然想出了一個反擊的方法。

  這個方法有如下步驟,先找來一張棉被,鋪上稻草,并在里面裹上火藥,拿火點燃,扔到城下。

  棉被、稻草加上火藥,無論是材料,還是操作方法,都是平淡無奇的,但是效果,是非常恐怖的。

  幾年前,我曾找來少量材料,親手試驗過一次,這次實驗的直接結果是,我再沒有試過第二次,因為其燃燒的速度和猛烈程度,只能用可怕兩個字形容。(特別提示,該實驗相當危險,切勿輕易嘗試,切勿模仿,特此聲明。)

  明軍把棉被卷起來,點上火,扔下去,轉瞬間,壯觀的一幕出現了。

  沾滿了火藥的棉被開始劇烈燃燒,開始四處飄散,漂到哪里,就燒到哪里,只要沾上,就會陷入火海,即使就地翻滾,也毫無作用。

  在冰天雪地的嚴寒中,伴隨著恐怖的大炮轟鳴聲,一道火海包圍了寧遠城,把無數的后金軍送入了地獄,英勇的后金工程隊全軍覆沒。

  這種臨時發明的武器,就是鼎鼎大名的“萬人敵”,從此,它被載入史冊,并成為世界上最早的燃燒瓶的雛形。

  【戰斗,直至最后一人】

  眼前的一切,都超出了努爾哈赤的想象,以及心理承受程度。

  萬歷十二年(1584),他二十五歲,以十三副盔甲起兵,最終殺掉了仇人尼堪外蘭,而那一年,袁崇煥才剛剛出生。

  他跟隨過李成梁,打敗過楊鎬,殺掉了劉綎、杜松,嚇走了王化貞,當他完成這些豐功偉業,名聲大振的時候,袁崇煥只是個四品文官,無名小卒。

  之前幾乎每一次戰役,他都以少打多,以弱勝強,然而現在他帶著前所未有的強大兵力,勢不可擋之氣魄,進攻兵力只有自己六分之一的小人物袁崇煥,輸了。

  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小本起家的天命大汗是不會輸的,也是不能輸的,即使傷亡慘重,即使血流成河,用尸體堆,也要堆上城頭!

  所以,觀察片刻之后,他決定改變攻擊的方向——南城。

  這個決定充分證明,努爾哈赤同志是一位相當合格的指揮官。

  他認為,南城就快頂不住了。

  南城守將祖大壽同意這個觀點。

  就實力而言,如果后金軍全力攻擊城池一面,明軍即使有大炮,也蓋不住對方人多,失守只是個時間問題。

  好在此前后金軍缺心眼,好好的城墻不去,偏要往夾腳里跑,西邊打,南邊也打,被打了個亂七八糟,現在,他們終于覺醒了。

  知錯就改的后金軍轉換方向,向南城涌去。

  我到寧遠時,曾圍著寧遠城墻走了一圈,沒掐表,但至少得半小時,寧遠城里就一萬多人,分攤到四個城頭,也就兩千多人。以每面城墻一公里長計算,每米守兵大致是兩人。

  這是最樂觀的估算。

  所以根據數學測算,面對六萬人的拼死攻擊,明軍是抵擋不住的。

  事情發展與數學模型差不多,初期驚喜之后,后金軍終于呈現出了可怕的戰斗力,鑒于上面經常扔“萬人敵”,墻就不去鑿了,改爬云梯。

  沖過來的路上,被大炮轟死一批,沖到城腳,被燒死一批,爬墻,被弓箭、火槍射死一批。

  沒被轟死、燒死,射死的,接著爬。

  與此同時,后金軍開始組織弓箭隊,對城頭射箭,提供火力支援。

  在這種拼死的猛攻下,明軍開始大量傷亡,南城守軍損失達三分之一以上,許多后金軍爬上城墻,與明軍肉搏,形勢十分危急。

  祖大壽戰敗前,袁崇煥趕到了。

  袁崇煥并不在城頭,他所處的位置,在寧遠城正中心的高樓。這個地方,我曾經去過,登上這座高樓,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城的戰況。

  袁崇煥率軍趕到南城,在那里,他投入了最后的預備隊。

  長久以來的訓練終于顯現了效果,在強敵面前,明軍毫無畏懼,與后金軍死戰,把爬上城頭的人趕了回去。

  與此同時,為遏制后金軍的攻勢,明軍采用了新戰略——火攻。

  明軍開始大量使用火具,除大炮、萬人敵、火槍外,火球甚至火把,但凡是能點燃的,就往城下扔。

  這個戰略是有道理的,你要知道,這是冬天,而冬天時,后金士兵是有幾件棉衣的。

  戰爭是智慧的源泉,很快,更缺德的武器出現了,不知是誰提議,拉出了幾條長鐵索,用火燒紅,甩到城下用來攻擊爬墻的后金士兵。

  于是壯麗的一幕出現了,在北風呼嘯中,幾條紅色的鎖鏈在南城飄揚,它甩向哪里,慘叫就出現在哪里。

  在熊熊的烈火之中,后金的攻勢被遏制了,尸體堆滿寧遠城下,卻始終未能前進一步,直至黃昏。

  至此,寧遠戰役已進行一天,后金軍傷亡慘重,死傷達一千余人,卻只換來了幾塊城磚。

  然而戰斗并沒有結束。

  憤怒至極的努爾哈赤下達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命令:夜戰。

  夜戰并不是后金的優勢,但仗打到這個份上,縮頭就跑,就是一個嚴肅的面子問題,努爾哈赤認定,敵人城池受損,兵力已經到達極限,只要再攻一次,寧遠城就會徹底崩塌。

  在領導的召喚下,后金士兵舉著火把,開始了夜間的進攻。

  正如努爾哈赤所料,他很快就等到了崩潰的消息,后金軍的崩潰。

  幾次拼死進攻后,后金的士兵們終于發現,他們確實在逐漸逼近勝利——用一種最為殘酷的方法:

  攻擊無果,傷亡很大,尸體越來越多,越來越厚,如果他們全都死光,是可以踩著尸體爬上去的。

  沉默久了,就會爆發,爆發久了,就會崩潰,在又一輪的火燒、炮轟、箭射后,后金軍終于違背了命令,全部后撤。

  正月二十四日深夜,無奈的努爾哈赤接受了這個事實,他壓抑住心中怒火,準備明天再來。

  但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不放棄進攻,第二天歷史將會徹底改變。

  袁崇煥也已頂不住了,他已經投入了所有的預備隊,連他自己也親自上陣,左手還負了傷,如果努爾哈赤豁出去再干一次,后果將不堪設想。

  努爾哈赤放棄了,他堅持了,所以他守住了寧遠。

  而下一個問題是,能否擊潰后金,守住寧遠。

  從當天后金軍的表現看,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不能。

  沒有幫助,沒有援軍,修了幾年的堅城,只用一天,就被打成半成品,敵人戰斗力太過強悍,很明顯,如果后金軍豁出去,在這里待上幾月,就是用手刨也刨下來了。

  對于這個答案,袁崇煥的心里是有數的。

  于是,他來到了最后一個問題:既然必定失守,還守不守?

  他決定堅守下去,即使全軍覆沒,毫無希望,也要堅持到底,堅持到最后一個人。

  〖軍隊應該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

  ——毛澤東〗

  袁崇煥很清楚,明天城池或許失守,或許不失守,但終究是要失守的。以努爾哈赤的操行成績,接踵而來的,必定是殺戮和死亡。

  然而袁崇煥不打算放棄,因為他是一個沒有援軍、沒有糧食、沒有理想、沒有希望,依然能夠堅持下去的人。

  四十二歲年前,袁崇煥出生于窮鄉僻壤,一直以來,他都很平凡,平凡的中了秀才,平凡的中了舉人,平凡的落榜,平凡的再次趕考,平凡的再次落榜,平凡的最終上榜。

  然后是平凡的知縣,平凡的處級干部,平凡的四品文官,平凡的學生,直至他違抗命令,孤身一人,面對那個不可一世、強大無比的對手。

  四十年平凡的生活,不斷的磨礪,沉默的進步,堅定的信念,無比的決心:

  只為一天的不朽。

下一章:
上一章:

72 條評論 發表在“第6部:日落西山 第十九章 決心”上

  1. 匿名 says:

    袁崇煥,佩服!

  2. 英花盛開 says:

    勝利就在于堅持!

  3. 朱元璋 says:

    軍隊應該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

  4. 匿名 says:

    袁崇煥僅守兩天,對他的英勇描述可用于任何一場守城戰。許多數字不準確。寧遠之役奴爾哈赤主要目的是來搶糧的。不是來攻城的。覺華島的糧怎么不運進寧遠城或撤走或毀了?覺華島在寧遠南僅十余公里的海岸,離岸僅十公里的海中,是囤積糧食的倉庫。奴爾哈赤的怎么知道寧遠無糧的,糧食都在不設防的覺華島。這樣布局,是不是袁崇煥故意安排,以肉投狼把奴爾哈赤引開以解寧遠之圍?奴爾哈赤連大凌河那樣的城都空著不筑守,那他攻寧遠城目地是什么?因此袁崇煥保住了自己的寧遠城,犧牲了覺華島14000人,十萬石糧食,2000艘運糧船。這損失還不夠大?金兵強糧,也不主動率兵去騷擾。只知守城不出。閑置那些兵只圖個人守城之名利。這不是故意資敵就是嚴重的失職失策。

  5. 吳三桂 says:

    匿名兄給了個思路

  6. 吳三桂 says:

    不是說你對,但要敢于提出不同見解

  7. 后來觀望者 says:

    匿名兄的話,個人認為滿中肯的,以袁的智力不會想不到這些。用作者的話說,我們都想到了,他會想不到?太小看他了吧,
    可一萬孤軍,寧遠都不夠守,有能干些什么,十萬旦糧啊,把全部兵力派去再加上島上一萬四千人一起搬,也不是一趟兩趟完活收工的事吧。總之都是高經略惹的禍,夫復何言……

  8. 未來 says:

    匿名兄,你太能想像了,三桂兄,即使要鼓勵提出不同意見,也得有理有據啊!這樣的推理,依據在哪里?袁的兵守城都不足,還能出城嗎?要不是運氣好,炸傷了努爾哈赤,根據當年明月前面的介紹,城最終是守不住的。況且,要知道現在的袁將軍可不是薊遼總督,小小的寧前道有權支配覺華島嗎?

  9. 卓絕 says:

    袁崇煥,你是位英雄,我崇拜你,可我不學你,因為一個人的戰斗是注定要失敗的,只有集體的力量才是強大的。

  10. 雪浴心原 says:

    這個問題就嚴重了,覺華島物資肯定沒戲了,不過也是,端多大碗干多大事,一個寧前道….(看到這,突然想到,英國人跑,奸佞瞎指揮應該是遠征軍敗亡的部分原因).突然覺得,慘烈的戰爭都有個可怕的嚴重問題,有用的有才的不怕死的戰死拼死,留下的非奸即盜…之前看嚴嵩父子那會,有個評論”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我都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把臟話罵出來!罪過,罪過
    袁崇煥由于毛文龍一案再加上戰犯最好的罪名”通敵”而陣前斬將,有點想為袁崇煥以及像袁崇煥這樣的人惋惜.前段時間看到新聞說軍隊出現”亞忠誠”現象,真是不寒而栗!
    不知道有沒有人想出辦法來阻止”才人拼死,奸佞妄活”這種潰爛?

  11. 王守仁 says:

    袁崇煥,好樣的

  12. 匿名 says:

    各位的討論真精彩。學習了!

  13. 13 says:

    這就是歷史,要是歷史可以再重來得話,明朝沒有滅亡的話。或許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了!

  14. 1111 says:

    切,上面那個長篇大論的匿名,金人的狗

  15. 張居正 says:

    喔呦~本首輔覺得袁崇煥是好樣的,值得獎勵!

  16. 匿名 says:

    袁長城啊!

  17. 愛錢 says:

    作者應繼續寫清朝那些事,民國那些事,黨國那些事。

  18. 圓蟲患 says:

    打了一天炮,才干死一千多人?

  19. 匿名 says:

    4樓在歪樓

    1、努爾哈赤既是來搶糧的,也是來攻城的,不攻城到野外去搶糧啊?

    2、覺華島,按書中之前的描述,大多數年份海面是不結冰的。正常年份,努爾哈赤根本無可能攻島。這一年僅僅是四十多年中的唯一一次結冰。

    3、努爾哈赤本來也是先攻寧遠,攻不下,受傷后要撤退前發現海面結冰了,才到覺華島劫掠一把的。

  20. 亡命 says:

    玩一天,才死一千多,不給力啊!

  21. 999 says:

    “如果努爾哈赤不放棄……..歷史將徹底改寫.”袁崇煥的除奸工作做得太好了.使努大爺對守軍情況全然不知.

  22. 拜陽明 says:

    歷史不能假設,/?

  23. 紅發絲 says:

    充分印證了堅持就是勝利!

  24. 紫羅蘭 says:

    創意是無限的,戰爭中最能創造智慧。一個人一旦有決心——如袁崇煥,不成功也成名了。目標堅定,勇敢堅持拼守,很少人能真正做到這點吧。

  25. 匿名 says:

    大明朝真是人輩出呀。哈哈,袁英雄呀。

  26. says:

    文中提了好幾次天很冷,想起以前的一個守城范例,何不將城墻澆水,多多澆水,一層一層會迅速凍上冰,致使整個城墻很滑,根本就沒法爬,并且城墻會變得很結實,談何挖墻腳,供參考,是不是個方法呢?!求破解

  27. 何心隱 says:

    樓上很機靈、澆水成冰的確是個好辦法~ 而且是經過前人驗證的…… 當年曹操征馬超的時候就用過,后來朱棣靖難的時候朱高熾也用過,他們也都成功了…… 只是納悶袁督師為何不用?是沒想到?還是有啥難言之隱?

  28. 匿名 says:

    不得不說袁督師同志是個天才。

  29. 匿名 says:

    如果當時所有的漢人像袁崇煥那樣,金兵就不會入關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要是所有的中國人都拼死抗日,日本也不可能打進來!關鍵是從老百姓到普通士兵到士大夫階層到皇宮貴族的一致對外才行啊,可惜中國人從來做不到,然后么就在歷史中那個悔啊~

  30. 那個誰 says:

    看你們評論好爽啊,大家都好聰明。
    那個27樓冷天澆水真是太有才了。
    也真心覺得戰爭的殘酷: 爹娘養那么多年一下子就死光光的,一千多人啊~~~

  31. 周游列國 says:

    努爾哈赤碰到袁從煥,只能說他這輩子的好運是到頭了

  32. 楊繼盛 says:

    老袁這方面還是很不錯的

  33. 楊繼盛 says:

    ,19樓的真無恥,才1000多?人家的命不是命嗎?那是1000條命,不是1000頭豬,別個也是爹媽養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書,垃圾

  34. 一粒塵埃 says:

    袁英雄偉大!但想到他的結局。。。。。。悲催!!為什么為國為民的偉人都被小人陷害啊!皇帝同志你真是個可憐又可恨的人

  35. 笑天 says:

    有部小說根據歷史對 袁崇煥 做過分析
    大家可以看看大爆炸《《竊明》》
    有毛文龍在后邊拖著 滿清 滿清始終無法放手攻擊大明,毛有3萬,滿有7萬軍隊,以毛的做事方法,滿家里留人少,毛就 敢去他家里開荒,放炮。
    但偏偏有人就把毛文龍給殺了 讓滿清無后顧之憂
    而且他更本 沒權利 也沒資格 殺毛文龍(毛和 他同級 有尚方寶劍)
    他后邊的很多對金政策 有很多的 疑點 包括后來的清軍輕易入關緊逼京城(他貪的是名 權 以及要挾皇上 要挾天下人)

    不讀《竊明》之前,相信袁崇煥帥才無雙,關寧鐵騎戰力無敵,8千騎兵可以打敗十萬建奴;不讀《竊明》之前,相信東林黨人清白堅貞,極具才干;不讀《竊明》之前,相信明朝皇帝弱智無能,無非木匠、煙鬼;不讀《竊明》之前,相信康乾盛世統治下百姓幸福和諧。正如灰熊貓的起點筆名“大爆炸”,《竊明》真的是一個大爆炸。

    《竊明》不僅僅在于寫活了一個明末,還在于給了我們一種殘酷的真實和沉痛的反思。以建奴數萬草寇為什么能屠殺大明三分之二人口,湮滅天下?以大明廣博疆域、百萬將士官員何止于族亡史絕?在那個不可思議的年代到底發生了怎樣荒誕的歷史事件?哪些人哪種制度哪些原因又該為這樣泣血的歷史結果負責?因為和諧,我們的歷史對明末輕描淡寫,異族的入侵變成了朝代正常的交替。但是讀《竊明》,我們知道了小冰河時期,氣候對明國運的致命一擊;我們知道了漂沒,東林黨為代表的明朝官員是如何的腐敗昏聵;我們知道了遼西將門、軍戶制度,明軍的戰斗力為何如此的低下。我們還知道了毛文龍,這個東江以200人起家,孤軍抗建奴,復土千里,救遼民數十萬的浙江人,這個在《鹿鼎記》中被丑化,在建奴編著的明史中被貶低,僅僅因為被袁崇煥所殺而被我們所知的英雄。還有袁崇煥,這個相對毛文龍享有大名,被乾隆翻案被金庸吹捧被沒有良心的滿族“學者”捧上神壇,實際上卻是空耗百萬軍餉、坐視軍民被屠、友邦被滅,賣米資敵,擅殺同級大將、號稱“五年復遼土”卻被建奴打到北京城下,子孫搖身一變成為旗人的“民族英雄”。

  36. 豐神秀麗 says:

    所有為國捐軀的生命都是值得后人敬仰的 在生命與尊嚴之中選擇尊嚴的小兵將會使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續 在以后 他們的尊嚴將會成為這個民族的尊嚴 永不妥協 誓死衛國

  37. 匿名 says:

    軍隊不是你玩兒游戲,你說去打就去打,你說打哪就打哪。寧遠和毛文龍的作用是一樣的,放在哪里就是你努爾哈赤的一顆要命毒瘤。按照那位仁兄就糧草的說法,不放考慮一下。第一,為什么去救?第二,救不救得下?第三,要付出多少兵力去救?值得嗎?最后,本就只有那么點兒人,守住寧遠都捉襟見肘,出兵去救的結果很可能是寧遠跟著失守。假設,當時換做你是主帥,還假設士兵們真的唯命是從,在明明知道正面干不過只是去送死的情況下還樂意去送死,去騷擾。就算這樣,你作為孤城寧遠的主帥,就真的有勇氣,有決心下達你所說的命令嗎?

  38. 匿名 says:

    還有。你多大的官干多大的事兒,覺華的東西我估計也不是他曲曲一個寧前道管得了的,要真是事事順心。高第也沒那么大能耐,憑一頂破官帽子讓所有人都撤退。書里畢竟還是簡寫,許多細節沒有挖掘,現在我們看到這些就異想天開,說一些馬后炮的話,放在當時,弄不好死的更慘

  39. 匿名 says:

    我當年玩要塞的時候,設計的就是‘山’字形的城墻。。。

  40. 匿名 says:

    老說《竊明》的那位,自做聰明。。。

  41. 李如松 says:

    其實努爾哈赤攻城的理由是咽不下那口氣吧

  42. 秦始皇 says:

    佩服,勇氣,決心,缺一不可

  43.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says:

    說袁督師壞話的人,你們不亂咬人會死啊?

  44. 匿名 says:

    4樓真是紙上談兵。還說騷擾,用一萬多步兵去騷擾六萬多騎兵,除了送死能干什么?寧遠及后來的寧錦、大凌河、松錦之役可以證明,依靠正確的守城戰術清軍是無法攻下明軍城池的,最后只能靠斷糧圍困。努爾哈赤對寧遠確實是無計可施了。

  45. 小微 says:

    若是袁崇煥真照4樓的說法去做了,努爾哈赤做夢都得笑蒙了。寧遠一役固然是大捷,轟死后金五千多人,那即使這五千人死了,后金六萬兵馬保守算還有四萬,當時城內一萬多守軍,除去守城的,統共不過能調幾千人而已,幾千人沖上去干人四萬,不找死呢嗎?到時候團滅了后金化悲痛為力量來個回馬槍又回寧遠干一票,崇禎都不用投胎了。

    最后問一句:糧食重要還是人重要?城重要?寧遠倒了,袁崇煥死了,后金打到山海關,高第那貨能靠得住?到時又是多少百姓受難?不止一萬四千吧?!

    所以,就算老袁真這么想的,真這么干的,也無可厚非。

  46. 小微 says:

    19樓的,紅衣大炮又不是原子彈,轟一下都得死絕絕的,其實應該多是炸傷,炸死者少。

    而炸傷者在那個年代,估計十個里九個都沒救了。

  47. 南評 says:

    我覺得作者反復引用毛惡魔的話,是相當的無恥!!!

  48. lea says:

    為什么這章看的熱淚盈眶

  49. 家寶 says:

    老鄉,朋友別慌,我是漢族的,還沒亡族呢。

  50. 袁崇煥 says:

    要是沒我,崇禎那十七年撐得住嗎?

  51. 朱由校 says:

    要是沒袁崇煥,我那十七年撐得住嗎?

  52. 努爾哈赤 says:

    袁成煥這王八蛋整死老子了

  53. 記性都被啥吃了 says:

    各朝人的經只有由各朝人去念,何況一個國家。小小的一個家庭關系也未必人人能夠處理得盡善盡美。人多則亂,龍多則旱!過去就讓它過去吧,時光終將不會倒流。

  54. 也曾走過 says:

    袁崇煥,敢擔當,堅持到底,

  55. 飛揚 says:

    56樓,說毛主席的你兼職是傻逼

  56. 幸福的豬 says:

    36樓的笑天,你說袁崇煥怎么空耗百萬軍餉、坐視軍民被屠、友邦被滅,賣米資敵,擅殺同級大將、號稱“五年復遼土”卻被建奴打到北京城下,子孫搖身一變成為旗人的“民族英雄”,至少關寧鐵騎只知道袁督師,不知道有皇上,祖大壽一生只服過的一個人這個么人品不堪的人,你沙比啊你會服他啊。

  57. 莫海塵 says:

    支持當年明月,這個網站的存在真是讓我喜出望外,也是情理之中

  58. 獨自等待 says:

    四十年平凡的生活,不斷的磨礪,沉默的進步,堅定的信念,無比的決心:

      只為一天的不朽。

  59. 王守仁 says:

     這十門大炮里,有一門終將和努爾哈赤結下不解之緣。。。有點幽默

  60. 努爾哈赤 says:

    袁崇煥 真是真英雄

  61. 鄭成功 says:

    請問有沒有我收復臺灣打葡萄牙人的啊

  62. 27樓你別跑 says:

    你不知道城墻結冰會變脆嗎?紅衣大炮一震就碎了

  63. 無名氏 says:

    有沒有人找某個黑孫承宗的帖子去辯一辯

  64. 孫承宗 says:

    哪個帖子黑我?

  65. 匿名 says:

    孫承宗:庸臣誤國 袁崇煥:賣國賊、漢奸
    王在晉、高第:人才 崇禎:不知道
    當我從網上看到某帖子里某人發的這東西之后幾秒,我大吼:”腦殘!“

  66. 匿名 says:

    36樓的笑天把小說竊明當正史

  67. 當年明月 says:

    48樓死嗎不謝

  68. 溪蘇 says:

    快看哭了,被袁崇煥的勇氣所感動

  69. 崇禎 says:

    這城墻誰設計的,咋不給北京也來一發

  70. 朱由校 says:

    是吾師設計的嗎?

  71. 匿名 says:

    可惡的宮廷!

  72. 寫的有問題 says:

    一直喜歡當年明月,看到他把高第撤退,寫成膽小,而不是 戰略收縮這一點上,才發現他也不錯如此。
    還有他瘋狂的捧袁,但是是人都知道,崇禎殺袁是沒有問題的。袁粉不過是滿清抬出來惡心崇禎的,其實袁該死,袁不是奸細,但是袁確實是大嘴,無能,該殺

發表評論

本周熱門
隨機推薦
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